分卷阅读91(1/2)

加入书签

  作为普通人的桑言,自然是无法使得侍者做出如此行为,但作为奏者、并且精神力等级无法估量的奏者,桑言足够令所有侍者疯狂,所以兰洽不假思索得坐出这样的行为。

  强者至上,这就是这个世界残酷的真实。

  “兰洽,你!”曲依依难以置信得看着一秒钟叛变的兰洽,从双方的誓约中她已经无法感受到对方对自己的任何忠诚与热忱,甚至还能感觉到对方对自己的厌恶。

  当日兰洽如何信誓旦旦说出誓词,如何锲而不舍的寻求誓约,如何不顾一切的奉上忠诚,今日这叛变来的就有多么伤人,多么突兀。

  “兰洽,你怎么可以对他道歉,你是我的侍者!”

  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曲依依放下了平日所有的伪装,那大声质疑的模样别提有多么有失礼仪了。

  “他根本不……!!”

  脸色发白,嘴唇没有任何血色,着急得忘了桑言对她说的话,口不择言的她在即将说出难听的话语之时再次受到了疼痛的惩罚。

  一阵阵疼痛来袭,她只能用憎恶的眼神狠狠注视着曾经对她‘山盟海誓’的兰洽,仿佛要将兰洽身上挖个洞出来一般。

  兰洽一点不在意曲依依的态度,他的身心已经全部被桑言吸引住了。

  多么令人着迷的奏者啊!多么令人难以拒绝的精神力啊!如果不是他已经和曲依依誓约了,他绝对会想要和这样的奏者誓约!

  真不知道他先前怎么就被曲依依迷住了呢?看看这女人现在这样失态,还指示他对高等级奏者不敬,他都不想承认他是她的侍者。

  不去管曲依依的叫嚣,兰洽一直低着头,等待着桑言能够原谅他先前无礼的行为。

  这就……叛变了?

  兰洽突如其来的转变令桑言有一瞬觉得吃惊,但细想下去也不怎么觉得意外。

  他的精神力足够动摇任何人,何况是……这个奏者为上的时代呢?

  桑言并未说出原谅的话语,别人寻求原谅他就原谅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这个曾经找过他一次碴被艾亚修揍得很惨的侍者,他并没有忘记。

  看了兰洽一眼,转身离开。

  兰洽单膝跪地的姿势没有改变,直到桑言离开许久之后他才一脸遗憾得站了起来,而曲依依,早就负气离开了。

  作为侍者,对自己誓约的奏者产生抵触行为是很少见的,因为誓约的关系,侍者都将对奏者言听计从。

  或许是桑言的精神力太过强大,或许是兰洽对曲依依并没有那么忠诚,当抵触心情产生之际,兰洽就决定不再做曲依依的侍者。即使可能无法酣畅淋漓得战斗,即使可能无法享受誓约加成,他也决不想再和曲依依一起战斗了。

  侍者的叛变,仅仅在这一瞬之间。

  不放心桑言的景煜之最终还是追了出来,寻着少年而去的他,看到的是脸色煞白的曲依依以及一脸凝重的兰洽,心中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

  小言不会被欺负了吧!

  焦虑不断行动也焦急了起来,担心桑言的首席早就抛弃了他的‘首席包袱’,又或者说当他遇到与桑言有关之事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