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3(1/2)

加入书签

  誓约,意味着无法在战场上获得加成,意味着可能一身都无法达到侍者理想的高度,意味着无法在军部获得更多的支持。

  侍者和奏者一样,本就为战场而生,若是无法在战场上拼尽一切,他们的出生他们的努力就毫无意义,就像看一场笑话一样备受唾弃。

  桑言大概能猜到景煜之是用如何的心情说出这样的话的,就比如给言灵师的言灵加上字数限制一样,不能誓约的侍者就好像被折断了最锋利的刀刃,无法将全部能力释放出。

  身为言灵师的桑言很能理解这种感受,如果在‘封印言灵’和‘放弃与喜欢的人在一起’这两者间做出选择,他必定选择后者。

  桑言最终没有说什么收回了言灵,景煜之如此坚定的态度不得不说让他对画风奇怪的星际首席改观了,即使他并不能理解景煜之为何这样做。

  没有再听到古音声音的景煜之显然猜到了对方已经离开,再次闭上了眼,耳畔却依然飘散着适才古音的话语古音的精神力,令他……无法忘怀,不时留恋。

  他喜欢着桑言,却被古音的话语所影响,他觉得……他就像一个罪人,一个禁不起诱惑的花心大萝卜,一个盯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渣男。明明已经坚定自己的信念只会喜欢桑言,却被古音的几个字弄得溃不成军差点动摇了。

  一向洁身自好专一好男人景煜之深深得陷入了自我反省与深度厌恶中。

  真是……难堪啊……

  微微摇摇头,想将古音的声音从他记忆中清除,并用桑言的模样桑言的声音取而代之,然而同调率高的奏者影响力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高。古音的声音和精神力波动一直萦绕着他,在这空无一物的房间中成为了他耳际唯一的声响,也成为了不知时间流逝的他在无尽空虚中唯一的依托。

  景煜之知道,他恐怕……无法忘记古音的声音和精神力了。

  ……

  景煜之被关了禁闭室,景晟之则被关在自己房间中,通过言灵确认两人都无性命之忧后,桑言才登陆自己古音账号准备回应花泽海洛斯战场战书一事。

  距离花泽下战书2个小时,刚登陆的桑言就收到一片“缩头乌龟”的骂声,原因就是他没有及时应下花泽的战书。

  黑子:还s级奏者,连个战书都不敢接!

  黑子(奏者):说不定s级根本就是骗人的,s级奏者哪有那么容易出现?根本只是个无能的连b级都没有的奏者!

  黑子:明明是个缩头乌龟还被那么多人追捧,这世界我也是看不懂了

  粉丝:古大只是还不知道消息!

  黑子(奏者):不知道消息开什么玩笑?信息那么发达‘花泽晋升a级挑战古音’之事,早在两个小时前就传开了,星际之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古音这分明是不敢接了!

  或许是古音身上的光环太多,又或许是古音是奏者中的异类,并且公然支持由普通人发起的古音乐,奏者之中有不少人看不惯古音或者说得更直白点,奏者之中站在古音这方的几乎没有。

  自诩天之骄子的奏者根本不屑普通人,现在突然出现那么个‘自掉身价’的奏者简直就是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