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她尸骨未寒他早已佳人在怀(1/2)

加入书签

  莫令话语不清,但是林以凉却被那个称呼惊呆了。

  二哥

  他叫他二哥

  莫令,莫清稔。

  林以凉想到了什么,眼瞳撑大了许多。

  她以前是太傻了,才没现他们是兄弟!

  可是,莫莫明明就知道她误会了两人的关系,为什么一直没有点破?

  难道是因为两人的血缘关系,才导致分分合合?

  林以凉想了很多,思绪纷乱。

  她看着为她的死亡伤神的男人,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莫清也看到了她,不悦浮上了眼眸,“现在女人都这么开放么,见了个男人就扑上来!”

  她没想到一向温和的莫清会说出这样的话,抿紧了唇。

  她连自己都没有搞清楚自己的状况,更加不可能向他们解释得来。

  她一咬牙,还是离开了。

  莫莫,对不起。

  暂时当做她死了吧。

  林以凉想要见薄千丞,在别墅废墟没找到,便去了薄氏。

  但是,依旧没有见到他的身影,连球球也是。

  林以凉回到了破旧的房子时已经是傍晚。

  她的手一直在颤抖,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因为害怕。

  不知道坐了多久,她听到一阵铃声响起。

  搜索了一遍后,她在包包里掏出了一个手机,接听。

  “喂。”

  她是林以凉,对辛沐凉的一切都不熟悉,她不敢贸然开口。

  “小妖,打你电话老是不接,你到底还要不要混的?!今晚的场子你不想上的话,我立马让人替了你!”

  林以凉算是弄清楚了,这是她上头呢,不过听着声音倒是有些熟悉。

  至于,小妖?

  该是她的小名

  她赶紧道歉,“不好意思,我睡得有点沉。”

  那边明显怒气显然更加重了,语速很快,“立刻马上给我来‘异夜’!”

  说完,咔嚓地就挂机了。

  异夜?

  林以凉这才反应过来,刚才的人竟是异夜的经理玉姐!

  林以凉微微叹一口气,挑了一件不至于太暴露的紧身裙,看了眼垂败的木门。

  她认真扣上,又看了眼周围,才脱下了裙子。

  只是,当她看到自己左胸口的地方时,动作一时僵住了。

  由于天气寒冷,她皮肤窜起了一层细细的鸡皮疙瘩,但是左胸口那处墨色的纹身的存在却是那么的刺眼。

  她手指覆了上去,微凉的触觉。

  这种纹身曾经跟了她二十五年。

  可是为什么它会在辛沐凉身上出现?

  难道辛沐凉也是殷家的人?

  事怎么会这么巧?

  她脑海里浮现一个又一个疑问,却得不到解答。

  她打了一个寒颤,也顾不得细究十字架纹身,赶紧换了衣服。

  在一个破旧的衣柜里,找出一件暗色大衣披了上去,再套上十公分的长筒靴。

  所有的妆容褪去,她看了眼镜中那张干净的脸,看起来比她小。

  辛沐凉长得跟前世的她没有丝毫相似之处。

  这张脸,可谓美艳至极。

  更加出彩的是那双大大的猫眼,那上挑的眉眼,让她更多了几分妩媚。

  想来倒是她赚到了。

  如今的她不是那个养尊处优高高在上的薄夫人。

  她也要考虑自己的生计。

  她从破烂的屋子走出。

  长长的小路,同样低矮的屋子还有很多,屋里传出各种吵闹声。

  有一家门口站了几个痞子一样的男人。

  她只扫了一眼,只当做没看到。

  心里按捺着几分紧张。

  那几人朝她吹起了口哨,“小妖啊,没想到你不化妆也长得这么好看,要不今天陪咱们玩一下?”

  林以凉猜想这几人该是和小妖熟识的。

  但是却恍若未闻,脚步加快走了过去。

  几人见此只是撇了撇嘴,啐了一下。

  走远后,林以凉一直紧绷的神才松了下来。

  辛沐凉长得一副好模样,那她这副身体还能干净吗

  她暗叹一声,想到了某些画面,有些恶心。

  她掏出辛沐凉钱包里的钱,打了车。

  异夜的门口,招牌闪烁着金色的光芒,人来人往。

  她曾在“异夜”当过伴舞,没想到时隔四年,她再次踏进了这个地方。

  五颜六色的闪光灯,有些刺眼。

  门口一辆车停了下来,玄衣迈步下来,慌张走了进去。

  林以凉眨了下眼,跟了过去。

  莫不是,他在这里?

  二楼,全是vip包厢,而玄衣进入的这间包厢

  她嘴角扬了扬,她在这里跟他说过,我们结婚吧。

  玄衣走了进去后,门并没有合上。

  林以凉想,她先跟薄千丞说清楚吧,他既然重生过,定然对她的事该不会质疑的。

  她想让他知道,她还活着。

  他担心的事也没有生。

  她透过门缝看了进去,谁知入目的一幕却让她止步。

  包厢里,昏暗的光线下。

  白晴晴被他压在身下,神色有些迷离,衣衫凌乱,而他的脸就埋在她颈间,看不清表。

  玄衣想要将他扶起,但是他的声音却响起,“别走”

  林以凉猛然缩回了手,瞳孔不可抑制地睁大。

  她紧紧捂着嘴,不让自己生声音。

  心里早已鲜血淋漓。

  很好。

  她尸骨未寒,他早已佳人在怀。

  也许,从一开始就是她在自作多。

  三年前开始,他便不再爱她。

  而她的死缠烂打,倒是像给他演了一出戏。

  她自嘲地冷哼了一声。

  收回视线,转身离开了这个地方。

  从这里开始,也从这里结束罢。

  她脚步很快,却不敢眨眼,只要轻轻一眨,她的眼泪就要决堤。

  他是薄千丞,他不是十年前呵护她如掌中宝的小薄子。

  她绕过人群,进入了一间化妆间。

  眼睛通红,还在低喘着气。

  没有化妆的脸,依旧艳丽十足。

  玉姐一见到她,先是愣了一下,赶紧走了过来,“快去准备!怎么妆都没化?!”

  接着招来了一个化妆师,“给她整一下,动作迅速!”

  林以凉张嘴,正想问她等下上台是要做什么,玉姐再次开口了。

  “小妖,今晚你替小茹上台领舞,别跳砸了啊!”

  “可是”林以凉尚未说完,玉姐已经走了。

  给她换装的人见了她的纹身时很惊讶,“小妖,你纹身哪儿来的,怎么才一天,你就整好了?”

  林以凉起初以为这是辛沐凉身上的,没想到竟不是,那么只有一个解释了。

  这个十字架纹身是刻在她灵魂上的。

  这么一想,她脑子里更是凌乱,找不到头绪。

  殷家,又有着怎的样秘密呢?

  看过节目单后,林以凉愣了好久。

  她对于舞蹈的执念,来自薄千丞。

  小时候她便爱唱爱跳,每每学着电视上跳起舞,薄千丞便说道:“阿凉要永远这么开心地跳下去。”

  薄千丞的一句玩笑话,让她从此喜欢上了舞蹈,甚至失忆后都想要进入s大,选了舞蹈系。

  这支舞是韩国女子团队的舞曲,曾经火过一段时间。

  她在家里也曾练过,不过因为她受伤的腿,跳得并不完美,还把腿给扭伤了。

  自从那次以后,薄千丞的态度便明朗了,他不准许她在跳舞。

  她以为,他是为了她好。

  现在,她却没有信心敢确定他的心思。

  有一段时间没有碰过舞蹈,但是动作她还记得。

  只要有动作柔韧性,和伴舞的配合好,几乎没有什么问题。

  银色的无袖紧身套装,将她的身材突显得更加凹凸有致。

  裙子下摆堪堪裹住臀部。

  她这具身体,本就高挑,前凸后翘,如今这么一打扮更是魅惑动人。

  从右眼角到耳根,勾勒着银色的线条,如眼泪的在脸上划出的弧度。

  她轻轻一挑眉,眉目间散出来的媚意能勾魂摄魄。

  林以凉低叹了一声,步上了舞台。

  激烈动感的音乐震天而来,她体内的热血一下子被搅得激澎湃。

  学了这么多年舞蹈,有些东西,早已深入骨髓。

  扭胯,摆臀,腰肢似蛇般灵活摇动。

  裙下修长纤细的腿,如同被镀上了银光,晃动在舞台上,轻轻撩拨着台下人的心。

  前世大腿受伤,跳起舞来多有顾忌。

  如今跳起来,因着以前的习惯,动作依旧有些顾忌,幅度小了很多。

  舞台下,玉姐皱眉看着领舞的女人。

  别人看不出,但是却瞒不过她的眼睛,这小妖明显有所顾忌,跳得少了种畅快和感染力。

  这个小妖平时看着挺机灵,现在有了个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