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伊尔在这里能不能帮我把她带回家?(1/2)

加入书签

  他的话让殷肆更加有力地撞击着门,“殷煜,住手!”

  “禽兽!”林以凉脸上尽是厌恶和恼怒。

  心里却是掀起了波涛骇浪,她究竟是谁的女儿?俨!

  为什么殷煜会说她是殷肆的女儿?稔!

  狂乱中的殷煜没有现身后正有人靠近,但是林以凉却看到了。

  那是殷老爷子,还有薄千丞!

  “畜生!还不放手!”

  殷老爷子大喝了一声,竟一手钳制住了殷煜的肩膀。

  骨骼错位的声响过后,殷煜不得不松开了林以凉!

  林以凉没有想到的是,殷老爷子的身手竟也如此矫健,殷煜连反抗都来不及,便被撂倒!

  殷煜见到来人,神色大惊,随后一下子颓丧地跪在了地上。

  殷老爷子身后的几人上前将他牢牢按住。

  林以凉双腿软,竟一时站不稳,顺着门滑了下去。

  薄千丞上前将她抱起,眼里流露着关切和紧张,“有没有事?”

  林以凉死死咬着牙关,摇头。

  但是她手掌心传来的颤栗,却让薄千丞的心狠狠跟着颤抖。

  如果,如果他们来晚了一步

  这个后果他不敢想象。

  他将她紧紧搂紧,仿佛要将嵌进自己的骨血,这样就不用担心她会有事,会离开。

  林以凉定下心来后,从薄千丞的怀里看向跪在地上的殷煜。

  他面无表,如同套上了一层面具。

  但是眼睛里的解脱却是那么的明显。

  这个男人早在林伊尔去世的时候就跟着死去了。

  这个躯体不过因为一丝奢念,而存活着,折磨自己也折磨别人。

  殷老爷子见林以凉没事,便走到了那道门前,轻声唤着:“小肆?”

  “老头子,是我”

  殷肆的嗓音沙哑着,带着复杂的绪。

  外面的动静他听见了,知道林以凉没有事,他也放心了。

  ※※※

  紧锁的房间被打开的时候。

  一股沉闷的岁月的味道传了出来。

  在不远处的地上,一个男人狼狈地坐着,身上的便服显得很宽松,越彰显他的干瘦。

  他的双腿僵直着,好似早已失去了知觉。

  显然老谷是经常帮他打理的,他头虽然凌乱但是却很干净。

  那张脸胡子拉碴,眼睛也如同死水一般,但是在看到林以凉的脸时,却迸了耀眼的光芒。

  林以凉躲在薄千丞的怀里,惊魂未定,不知为何,看到他时,眼里瞬间掉下了眼泪。

  这个男人定是久经折磨,到底是什么让他坚持至今?

  “小肆!”殷老爷子看到男人时,一贯冷肃的脸再也维持不住,眼眶瞬间通红。

  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他甚至以为他早在二十多年前就死去的人,却是被小二囚禁在这里!

  骨肉相残,要他这个白人如何接受得了?!

  “老头子,至少我还活着。”

  殷肆倒是看得开,反过来安慰着殷老爷子。

  许久,殷肆看向了床上,“老头子,伊尔在这里,能不能帮我把她带回家?”

  他的语气很寻常,但是说出的话却让众人一楞。

  大家的目光都集聚在那张大床上。

  房间里光线不足,但是依旧被这一幕纠紧了心脏。

  枕头上是一个骷髅头骨,头干枯黄。

  殷老爷子将薄薄的被子掀起,老泪众横。

  这是一幅完好的女人的骨架,毋庸置疑,是林伊尔的。

  林以凉的泪腺膨胀,捂着嘴哭得厉害。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忍不住,想要哭,把所有挤压她心脏的绪都泄出来!

  薄千丞何时见过这样悲切的她,他不知道如何去安慰。

  只能轻轻吻着她的额头,她的眉眼。

  ※※※

  房间里沉郁的气氛被一个慌张跑来的男人打破。

  他神色慌张,好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老爷,外面”

  一行人转移到客厅,一时皆沉默。

  房间里反锁着的女人全部被带到了厅里。

  她们的年龄,从二十多岁到三四十岁不等,但是却有一个共同的特征。

  跟林伊尔长得相似。

  她们因为被关的久了,神志有些不清。

  林以凉将脸埋进薄千丞的怀里,不愿再看一眼。

  这个可悲却又可恨的男人

  回到殷宅,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

  殷煜被殷老爷子关了起来,等候殷家长老落。

  殷肆的住宅里,此时是从未有过的热闹。

  家庭医师为殷肆看过后,吩咐要好好调养身体,至于双腿的问题,他却表为难。

  殷老爷子怕殷肆想不开,便让医师和他单独谈。

  房间里只剩下薄千丞,林以凉和殷肆。

  殷肆半倚在床上,脸上已经清理过,那张脸和殷煜有七分相似,那声音更是如出一辙。

  “丫头,过来”

  他朝她招了招手。

  林以凉瑟缩了一下,她对殷煜是有心理阴影的,这么相像的人,她一时难以接受。

  可是他的神,他的语气,他的眼神和殷煜又完全不同。

  他是个温和的人。

  薄千丞按了按她的手背,将一样东西放进了她的手掌,“过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薄千丞走后,林以凉更加紧张了,上前了几步,翕张着嘴唇:“你还好么?”

  殷肆笑开,“不用紧张,我是你父亲,不会伤害你。”

  他的话有着让人信服的力量,林以凉坐在了凳子上,凝向他,“你为什么这么确定?”

  “靠感觉。”

  “感觉?”

  殷肆点头,又指了指她的手掌。

  “还有那个项链,是我送给伊尔的,以凉也是我跟她一起取的名字。”

  林以凉看着薄千丞塞到她手里的东西,一根暗淡的银链子,上面挂着一个椭圆形的坠子,中心雕刻着一个“肆”字,四边雕镂着蔷薇的花纹。

  她记得,小时候有见过这个坠子,小薄子还说是她家人留给她的,暂时由他保管。

  “我”林以凉紧紧握着项链,有些坐立不安。

  这种场面,她从未想过。

  当她以为殷煜是她的父亲时,她甚至不想回到这个地方。

  但是如今,她却是无措的,怕自己说错话,伤了这个男人。

  如果这就是血缘在作怪的话,那么她想,她的确不讨厌这样的一个父亲。

  殷肆眼里多了几分慈爱,嘴角扬了扬。

  “你母亲的事,想听么?”

  林以凉点头。

  殷肆的眼眸变得迷离起来,记忆里鲜活的女子,让他感到自己的心脏还在跳动。

  殷肆和她母亲林伊尔在高中开始相恋。

  林伊尔是孤儿,一直寄居在亲戚家,受到的待遇不怎么好。

  高中毕业的那天,他把她带回了殷宅。

  彼时两人皆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年,整天把爱挂在嘴边,爱就是他们的全部。

  林伊尔美丽娇俏,最有吸引力的是她的笑容。

  好像蔷薇花绽放的瞬间,让人忍不住折服,更想要让这朵蔷薇花永远归己所有。

  也许,殷煜便是这样爱上她的。

  殷老爷子也算是开明之人,没有什么早恋的概念,孩子的感,他向来不插手。

  殷煜和殷肆开始公平竞争林伊尔的时候,他还很赞同。

  只要手段光明,他倒是乐意看到自己的孩子这种朝气。

  但是,殷煜却没有大家以为的那样光明磊落

  说到这里的时候,殷肆的脸色浮现了一丝恨意和阴鸷。

  他犹记得,那天早上,伊尔来找他时的表。

  绝望的,惊恐的,悔恨的,悲切的

  但是,她只是直直看着他。

  她说:“肆肆,我们分手吧”

  她说:“我现我喜欢阿煜多一点。”

  她说:“肆肆,对不起”

  他明明看到她眼泪流得肆意,他知道她不是会这么快移的人。

  但是他太过震惊,竟然没有追上去。

  甚至没有找她要一个解释。

  他是真的受到了打击,自己的女朋友最终爱上自己的哥哥。

  之前伊尔担心他会误会的时候,他还自信满满,说两人的感坚不可摧。

  没想到不过是一个月的时间,他的人就扑往了他哥哥的身边。

  他和伊尔本来报了外地的大学,但是她最终却去了a大,她说她舍不得殷煜。

  开学一个月的时间,他却好像过了一辈子。

  没有伊尔在身边的日子,时光都流得很慢,所有的思念都蒸到空中,消散不去。

  伊尔出现在他寝室楼下的时候,他忘了语,甚至忘了呼吸。

  她穿着宽松的t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