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1/2)

加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这几天应该不会爬上来更更文,现在发放的是存稿。

  “傅家娘子在家吗?”团子乖巧的坐着练写大字,傅清儿则盘腿坐在炕上缝制团子的新衣服,听闻院子外头有人在喊她,忙穿了鞋子出来瞧瞧。只瞧着许文杰提着一个麻袋站在院门口,想来是给她送鸭毛来的,忙迎了院中,又进屋倒了杯水给他。这个时代孤男寡女的,她也不好把人请进屋坐坐,这要是落人口实,还不知道那些村妇八婆们会怎么编排她。她傅清儿倒是不在乎,只是团子还是个孩子,总要寻人去玩的,要是别人在他面前瞎说一通,这孩子会怎么想啊。

  许文杰也能理解,笑着接过茶杯,豪爽的灌了下肚,把身旁放着的麻袋递给傅清儿。

  “傅家娘子瞧着可够,要还需要的话我明天再帮你弄些回来?”傅清儿瞧了瞧,这可是实打实的挤满了一麻袋啊,想来这许文杰也是真心实意帮忙的。傅清儿想着不光做棉衣,许是还能做床鸭绒被呢。

  “真是谢谢许家小哥了,许家小哥出马可比我这个女人家的能干多了,一下午竟整出这么多来,真是太感谢你了。”傅清儿莞尔一笑,连声夸赞着。许文杰听闻却有些不好意思的脸红了,面对傅清儿,手脚都不知道怎么安放了。傅清儿瞧出他的窘迫,却是好心的忽视。

  俊男美女站在这院子中,总是会引人注意的。这不,刚出门倒水的王家媳妇瞧见了便站在她家院中多看了两眼。这王家媳妇对傅清儿很是看不惯,如今被她瞧见了,想也想得到明日里村里大概就会传出些什么话来吧。她一个带着孩子的下堂妻不怕什么,只是连累的这许文杰,怕是要背上个什么名了。

  果不其然,第二日傅清儿出门洗衣服,一路上被人指指点点。傅清儿隐约是听见说什么早就知道她是个狐媚子,还有什么不甘寂寞勾搭许家的小哥啊这类的。傅清儿一笑置之,嘴巴长在别人身上,她还能管得住人家说什么吗,她要是生气那就是跟自己过不去。对于这些个吃饱了闲饭没事干的人来说,置气那是没有必要的。

  只是可怜的团子就不同了,傅清儿刚出门去洗衣服,团子在院子里玩耍,后脚就有一些小孩子围在院子外面嬉笑他。

  “傅团子,个儿小,有娘养,没爹教,我们是宝你是草。哈哈哈……”

  “傅团子,我娘说你娘要嫁人咯,到时候就不要你这个拖油瓶了,哈哈哈,傅团子,没人要,可怜虫,像草……”

  “是啊,是啊,我娘也是这样说的,傅团子的娘要嫁给许村长家去咯,以后傅团子就是个没爹没娘没人疼的野孩子了。傅团子,没人要,没人要……”

  “胡说,你们胡说的。我娘亲可疼我了,她不会不要团子的,不会的,我不许你们胡说……”团子的小脸憋得通红,鼓起大眼睛瞪着外面的小孩,愤怒的眼睛通红通红的。

  团子努力争辩着,两只小拳头紧紧的捏在一起,像一只炸毛的小兽般,想要冲出去跟他们拼了,叫他们住嘴。

  “我们才没有胡说,不信你去问你娘,王家婶子昨天还看到你娘亲跟许家叔叔在院子里亲嘴呢。你娘一定是看上许家叔叔了,要嫁给他做媳妇,以后还会生别的孩子,再也不要傅团子咯。傅团子,拖油瓶,没爹没娘野孩子。”

  在农村,那些个孩子都是爹娘没空管,地里山里乱窜管不着的。而且比城里那些呵护着长大的孩子早熟多了,像团子这么小的年纪就已经懂很多事情了。团子的小脸惨白,小嘴低喃着无力的反驳:“不会的,娘亲说过疼团子的,不会不要团子的,不会的,你们都是胡说的……”

  团子的这副样子成功的取悦了那帮孩子,他们不顾团子受伤的心,站在院子外面大笑着。傅清儿远远的便听见哄笑声,只怕团子被欺负,忙加快了脚步往前赶。

  “哎呀,团子他娘回来了,赶快跑啊,被抓到了会挨揍的,他娘上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