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1/2)

加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电脑还没联网……伤不起。借了室友的电脑爬上来更文,求谅解……

  “大叔,这猪什么价啊?”傅清儿停驻脚步的猪摊子的老板是个四十来岁的男人,傅清儿指了指一块新鲜瘦问道。

  “娘子可来巧了,这瘦就卖剩下最后一块儿了,十二个铜子一斤,怎么样,要不要?”这老板也是个爽快的,见傅清儿买下这最后一块猪,竟豪爽的剁了两大骨送给她。这倒是让傅清儿欣喜,这大骨炖汤却是个好的,如今这老板竟白送与她,岂不让她高兴。只是傅清儿不清楚的是,这大骨猪下水这类的贱物却是个不好卖的,平日里卖完猪也就是丢了喂狗吃。傅清儿见那老板收摊准备把那两串猪大肠丢掉,连忙阻止了老板,问着老板可不可以便宜卖给她。老板一听这个美貌的小娘子却是要买这猪大肠,忙不迭的装给她,却是只收了五个铜子儿。

  两家欢喜,这买卖做得却是不错。得了便宜的傅清儿欢喜的带着团子往之前看到的几家生意比较红火的酒楼食肆寻去,想着淘些鸭毛回去做羽绒服,却是没想到在门口却出了岔子。傅清儿刚带着团子走到一家叫做“香满楼”的酒楼门口,却被一个喝得有些醉意的二十来岁的男子撞到。傅清儿手里的包袱却是被撞倒在地,她捡了起来,拍了拍灰尘不准备搭理醉鬼。哪知她没让那人道歉,那人却是找上了她的麻烦。

  “哎哟,小娘子,撞到大爷我也不道声歉就要走,是不是看不起大爷我啊?”傅清儿毫不客气的甩开抓着她手臂的那只猪蹄,对着那醉鬼犯了个白眼。

  “首先是你撞了我,还把我的东西撞到了。我没有找你赔礼道歉,你确是欺负上我这个弱女子了,敢问这位‘大爷’,你是何意啊?”傅清儿“大爷”这两个字咬音很重,惹得一旁吃饭的人哄笑连连。这醉鬼一见落了面子,脸色有些难看,恶狠狠的瞪着傅清儿。

  “哼,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娘们,竟然还敢顶嘴,看老子今天不好好收拾收拾你,你就不知道大爷我的厉害。”说罢扬起手掌正欲给傅清儿一记耳光,哪知半路却被一只手掌给截住了。醉鬼和傅清儿同时看向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的男子。

  那男子也就十□岁的模样,身体看着确实个结实的,傅清儿瞅了瞅,感觉似乎在哪见过这个男人。那醉鬼见有人出来做好人,越发的生气,用力甩了甩手,却是没有甩开那男人抓着他的手,怒气横生的骂道。

  “哪里来的臭小子,竟然敢管老子的闲事,给大爷我哪来的那滚回去,小心大爷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那男子却是毫无惧色,对醉鬼的威胁好不放在心上。只眼含笑意的看着傅清儿,有些羞涩的问道。

  “傅家娘子可有被这恶汉伤着?”傅清儿默不作声的摇了摇头,这人却是认识她的?傅清儿此刻脑子里天马行空的蹦出各种想法,皆是这原来的傅清儿与眼前这位见义勇为的男子的。她是断定自己与他并无交集,想来这人认识的便是以前那个傅清儿了。

  待解决了那个醉鬼后,傅清儿想着还是换一家酒楼询问,冲那人道了一声谢,拉着团子就要走。哪知团子却是冲着那男子喊了一声“许叔叔”,傅清儿脚步一顿,又转而看向许文杰。

  “傅家娘子怕是不记得我了,我是许文杰,就住在村头。许老三是我爹,傅家娘子应该知道的。”徐老三傅清儿当然是知道的,他们许家在村里也算是有钱人了,而徐老三正是杏花村的村长。傅清儿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许文杰,这莫不就是村里那些个女人常常说道的许家的二儿子,那个读过书的备受村里那些未出阁的小娘子爱慕的许文杰?

  傅清儿也曾听团子说起过他,这人瞧着倒是个好的,听说对团子也是关爱,时常碰到他被欺负出手解救,还常常给团子糖吃。傅清儿了然,心里也算是有了个底。冲着许文杰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原来是许村长家的少爷,刚才真是谢谢你出手了。我也时常听我家团子说起你,再次谢谢你对团子的喜爱。”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傅清儿总觉得许文杰在看向她的时候,眼神似乎带着一丝爱慕,而且在她面前,他那种局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