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1/2)

加入书签

  这天,街上有些不太寻常。一些个过往的男子口里都在说着一件事,那就是镇国大将军班师回朝了。对于这个镇国大将军傅清儿也是有些耳闻的,但是对于这件事却没有什么感觉。那都是国家大事,她一个妇道人家只要过好自己的日子,做好自己的生意就行了。

  对了,在这段时间还发生了一件不好的事。与傅清儿合作的“徐记”老板娘徐巧娘的弟弟似乎是得罪了什么大人物入了监,徐巧娘拿钱去打点,没曾想上头的那个也是个贪得,竟整的徐巧娘的“徐记”都开不下去。徐巧娘花了大价钱才把弟弟弄了出来,结果“徐记”也更名在别人名下了。

  徐巧娘来找傅清儿的时候,大概说了下,她们的契约只说有生意的时候分红,如今“徐记”没了,这份买卖自然也就到此终结了。徐巧娘说着这个地方怕是呆不下去了,原本她也不是这仓河镇的人,只是原来的家乡发洪灾,举家逃到这里的时候只剩下她和弟弟相依为命。

  她嫁过人,而后因为受不了夫君纳妾,自请下堂。然后拿着夫家给的遣散费,勉强开了家铺子生计。也没曾想“徐记”会越开越大,如今却落得如此田地。徐巧娘隐晦的说是因为“徐记”生意太好招人眼红了,这才弄了这么一出害了她弟弟,借此来夺“徐记”。

  说罢便唏嘘不已,如今破财消灾,也算是给了个教训吧。临走时,徐巧娘留下了一百两的银票,说是这些日子她该分的红利,也算是她们之间合作的一个了断吧。徐巧娘走后,傅清儿坐在内堂,瞧着桌子上的银票,久久无言。

  她想到徐巧娘的遭遇,心中一震。原是她还太天真,忘了做生意还有这一茬。没有后台撑着,一家的生意如何能做大,纵然做大也做不长的。徐巧娘的遭遇给了傅清儿一个预警,虽说她没多大的野心,只想好好把点心铺子经营下去,给自己和团子的将来生活挣得一个保障。

  巧儿走进内堂瞧着傅清儿满面凝重的思索着什么,也不敢打扰,只端了杯热茶搁在一旁。傅清儿惊醒,收出自己的视线。

  “巧儿,什么时辰了?”说罢收起了桌上搁着的银票,瞧了瞧天色。

  “娘子,未时了。”傅清儿点了点头,招呼巧儿去忙别的事。她回了房间,把银票放好,而后出了门。

  未时,大街上依旧如常,摆着摊的,凑在一起说笑的,坐在店里百无聊赖的。傅清儿站在街边,瞧着这来来往往的人群,突然觉得很悲伤。她抬头望着天空,依旧那样的明朗,却不知道那个世界的天空,是不是也和这一样。

  傅清儿突然很想回去,即使那个时代早已没有她留恋的人,但是那毕竟是自己出生长大的世界,是她所熟悉的世界。而今,她不知道老天为何要让她无端来到这里,她瞧着这个世界的人和事,没有一样是她所熟悉的。她不知道这个身体的身份,不知道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不知道她该不该继续走下去。

  太阳照着傅清儿的眼睛,她觉得自己的眼睛很干涩,又觉得有些湿润。而她不知道,在这条街的那头,有个穿着月白长衫的男子,就那样静静的站在街头凝视着她。她的一举一动,每一个表情动作都仔仔细细的映入他眼里。

  徐昇的心有些难受,他不知道为什么,每当瞧见这个女子的时候,他的心总会有不一样的感受。而今的感受,他明白,那叫心疼。他看着她静静的站在街边,瞧着过路的人群,而后又抬头瞧着天空,却从心底散发出一种悲凉。那种绝望的神情,让他想要不顾一切的奔到她面前,紧紧地把她拥入怀里护着。

  徐昇握紧了拳头,努力克制住自己的冲动。他告诉自己,这个女子已经嫁人了,还有个可爱聪明的儿子。这样的女子是他没办法靠近的,他们沈家断不可能允许他娶这样的女子进门的。娶?徐昇苦笑,原来自己竟然在心里藏了这样一个想法。什么时候,他也成了一个深情的男子了。

  察觉到面前投下一大片的影,阻挡了照耀她的光芒。傅清儿收回视线,转头才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