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1/2)

加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经过某卿的查找,这才找到给某卿丢霸王票的亲了,特此上来感谢我们可爱的蛋炒饭童鞋的倾情贡献,谢谢。也继续谢谢我们可爱的猪猪童鞋,还有whitetea和独享寂寞,谢谢你们给我的留言,谢谢你们的支持,也希望更多的霸王们爬上来。爱抚,么么哒~~~沈煦对父亲的命令没有任何异议,他顺从的来到仓河镇。原来沈家在此地的宅子隔壁正是这青山书院,沈煦平日里也爱读一些书,再加上自家父亲大人官拜太傅之职,他作为儿子,学识却是不能低到哪去的。

  他来时,正巧青山书院的院长因为一些事故无法再继续开下去,沈煦便花钱把整个书院都买了下来。在书院后面开了个后门,与沈家的宅院后门刚好对上,进出也方便了许多。只沈煦把自己的真实姓名掩了去,化名徐昇,正是他名字翻过来的读音。

  其实这都是沈家大人的吩咐,只为了以防万一。如若五皇子败了,三皇子心狠手辣必定不会放过他们这些五皇党。到时候如若出事了,他们沈家也算是留有一后,免了断后之灾。其实沈煦对此颇有些不以为然,他自小便与五皇子还有程家的嫡子程晋尧一同长大,关系密切的很。而程家也是拥护五皇子的,他们早已把一些都掌握在手中,三皇子想要登上上位,除非出现什么意外。

  “少爷,这位娘子说她家孩子这个时候了还未归去,想进来书院瞧瞧是不是留在了书院。”张伯也知道自家的少爷是个好相与的人,便把实情告诉了沈煦,哦不,应该说是徐昇。

  徐昇挑眉,孩子未归家?他记得他放学之后,各处都检查了一番的,绝对没有孩子还留在书院之中未曾离去。但一瞧见傅清儿焦急的面容,眸中带水的看着自己,心下一紧,有些异样的情愫涌出。

  “这位娘子莫慌,在下徐昇,是这家青山书院的院长兼夫子,敢问院中子弟哪一位是你的孩子?”说罢让张伯让开,请傅清儿进了书院。傅清儿瞧着这男子年纪轻轻便是一所学院之长,要么就是学识过人,要么就是官富二代了。

  “夫子您好,我家孩子名唤傅乐杨,小名团子。这孩子素来乖巧,平日里放学后都是早早的归家,今日到现在却还未回来,我实在是担忧的很,这才来打扰夫子,请见谅。”傅清儿想着团子定然是还未归家,不然巧儿早该来寻她了。这孩子到底去了哪儿,难不成是被那些个人贩子……刚想到这,傅清儿就猛地摇头,团子不笨,不可能会被拐卖的。再说书院离家也不远,只不过青山书院偏了些,不在镇上的街心处。

  对于傅乐杨,徐昇却是有印象的。这孩子极其聪慧,且又长得乖巧可人,只是这些都不完全足以成为徐昇对他关注的原因。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孩子与他的好兄弟程晋尧小时候长得几乎是一模一样,这叫他第一眼瞧见这孩子的时候,着实惊讶了好一阵子。但听这孩子姓傅,徐昇却是打破了自己当时第一个出现在脑海中的疑问:莫非这孩子是程晋尧那小子藏在外头的儿子不成?

  他知道程晋尧早在五年前就已婚配,娶得还是三皇党左相的得意门生——当朝的嘲讽大夫傅倾汐的庶女傅清儿。想来也有些可笑,三五相争,程晋尧却成了倒霉鬼,被左相派陷害,落入他们的圈套,被逼无奈娶了傅家的女儿。但是后来才听闻,原本设计要送进程家大门的是傅昕雍极为看重的嫡女。哪知后来却出了岔子,进程家大门的却变成了傅家极不受宠的庶女。

  而他也询问过傅乐杨家中的状况,知道这孩子生下来爹爹就去去世了,只娘亲一个人抚养他长大。而且他说他从小就住在镇子附近的杏花村,这让徐昇的疑惑大减。想来傅清儿此时正好好地待在程将军府,断不可能跑到这仓河镇来,这傅姓,应该是个巧合罢了。

  “依娘子说来,乐杨这孩子断不是个贪玩之人。只是学院除了我们主仆,再无他人。娘子如若不信,可自行寻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