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1/2)

加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没存稿了,5555……

  待车搭好,傅清儿便把团子从背上放下了正要抱起,哪知突地身旁的许文杰伸手把团子抱了起来。傅清儿惊讶的看了他一眼,许文杰有些局促的转过头不去看傅清儿。

  “咳,既然都已经起了,就让我陪着去吧。团子也算有些份量,你抱着怕是有些吃力。再说这天可冷着呢,你先顾好自己,如若你也病倒了,团子可不得找谁照顾去啊。”黑暗中,许文杰的脸色不明,傅清儿想了想,还是同意了他的说法。她帮抱在许文杰怀里的团子拉好裹着的棉衣,许文杰见状,又吩咐那做工的人去他房里取了件披风盖在团子身上。

  夜路不好走,牛车赶得有些慢,昏暗的灯笼映着傅清儿清丽的面容,美目婉转,眉间一点思绪在心头。傅清儿给他的感觉变了很多。由原来惊鸿一瞥的冰冷美人渐渐变得如今这般平易近人。以前的傅清儿是一团冰雪,让人难以靠近。如今的傅清儿却是一弯清泉,直教人心头舒爽。许文杰默默的瞧着她,心头却是涌上那些美好的诗歌。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何日见许兮,慰我徬徨。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许家小哥,许家小哥……”傅清儿伸手在许文杰眼前晃了晃,许文杰如梦初醒,收回了自己的神思。脸上起了一片暗红,面对傅清儿的疑惑,很是尴尬。伸手掩嘴,干咳两声,正要回了傅清儿,却发觉已然到了镇上。他忙不迭的抱着团子跳下了牛车,傅清儿也跟着下来。

  “张大夫,张大夫开开门,有急诊。”想来这家“同济堂”医馆的大夫是许文杰相熟的吧,所以才一路直奔这里。傅清儿也跟着拍门,叫唤着大夫。

  “谁啊,大半夜的扰人清梦。”门缓缓的开了,一个年逾半百的蓄着山羊胡的老者不悦的说道。许文杰先是赔着笑,然后待大夫脸色稍缓,立马就抱着孩子给那张大夫瞧。张大夫伸手探了探团子的额头,又撑开他的眼珠瞧了瞧,点点头示意他们进来。

  “大夫,我儿子怎么样了?”傅清儿拉着团子滚烫的小手,焦急的望着一旁抚着胡子的大夫。张大夫抬眼瞧了傅清儿一眼,随即坐下摊开白纸写下了一张单子。

  “还算送来得早,只要烧退下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如今也是入了冬,你这当娘亲的也要看着点孩子。孩子顽皮,这般不注意想不生病也难。罢了,拿着着单子去抓药吧。”傅清儿也不反驳,连连点头。一旁的许文杰却是自发的接过了大夫写的药方,顺带的付了诊金。

  “许家小哥,这怎么能让你破费,我出门有记得带银两的。”说罢傅清儿就从怀内的内袋里掏出一个荷包,要把钱还给许文杰。许文杰瞧着天色渐渐亮了起来,也不管傅清儿伸出的手,只起身往外走去。

  “我去抓药吧,你在这守着团子,看样子药铺也该开门了。”傅清儿瞧着许文杰不理会她,只得讪讪的收回了银钱,罢了,就当欠了他一个人情吧。

  抓了药,傅清儿拿着去了医馆后院煎着。念着团子怕苦,傅清儿又拐了弯跑了一趟,称了些糖果蜜饯儿。等傅清儿回来时,许文杰已然端着黑乎乎的药,正要进屋喂团子。傅清儿连忙把手里的东西堆在桌子上,冲许文杰礼貌的笑了笑,接过了他手中的药碗。

  “团子,团子……”傅清儿试着叫唤了团子两声,但是没有得到回应。团子依旧沉沉的睡着,傅清儿不得法,只得让许文杰帮忙把团子扶起来,把药一口一口灌了下去。期间团子却是似醒未醒的挣扎了几下,被傅清儿连哄带骗的又灌下了一些。待药全部喂下,帮团子压好被子,傅清儿这才略微安心了一下。这下大夫也看了,药也喝了,就等着团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