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1/2)

加入书签

  “团子,小心点,别割着自己了啊。”傅清儿努力拖着枯枝,还不忘朝后面的团子告诫两声。家里的柴火远远不够用,傅清儿这才想起要去村后的林子里拖些枯枝回来存放。团子也自告奋勇的说要跟着帮忙,傅清儿拗不过他,只得点头。林子里的枯枝确是不少,傅清儿已经带着团子来回奔走了好几趟,堆放在院子里的枯枝也开始成堆了。

  “许叔叔好。”后面跟着的小尾巴冲着许文杰乖巧的唤了声好,前面的傅清儿听到便听了步伐,转头往后面看。

  “傅家娘子,这是……”许文杰了团子的小脑袋,然后指了指傅清儿拖着的枯枝问道。

  “哦,家里柴火怕是不够用,想着马上就入冬了,所以来拖些枯枝回去存放。”傅清儿腼腆一笑,被人家看见她的窘迫终归有些不好意思。这问题就出来了,家里没个男人,总归是有些艰难的。别的咱不说,就说这一些活、重活,让傅清儿她一个女人家,怎么做得来?

  傅清儿这一笑,又是让许文杰一阵心荡神移,他努力控制自己乱跳的心,接过团子手里抱着的几枝桠,又帮傅清儿把她手里的枯枝拖了起来。

  “这怎么好意思呢。”傅清儿面对许文杰的帮忙,有些不知所措。

  “没什么的,举手之劳罢了,乡里乡亲的互相帮助是应该的。”说罢不等傅清儿的回应,自顾的拖着枯枝往前走,路上又顺便捡了一些柴火。傅清儿见此也没什么好说的,跟在他后面拾地上的枯木。

  “哟,那不是许家小哥吗,真和傅氏搞在一块儿啊?”

  “可不是嘛,前些日子王家媳妇不也说看见他俩在院子里……”

  “呸呸呸,你个不害臊的,青天白日的说些什么呢。”

  “哎哟,我再不害臊也不能同人家比啊,哈哈……”

  回来的路上,遇到几个坐在村里大树下聊天做活儿的村妇,一看见傅清儿和许文杰走一块儿,眼神就变得暧昧起来,不用想也知道心里在想什么龌龊事。傅清儿一向懒得搭理那些人,遂也眼不见为净比较干脆。

  想必许文杰也听到一些,看向傅清儿的眼神里有些不自然,带着一丝愧疚。

  “对不起啊傅家娘子,我只是想帮帮忙,却没想到会遭人口舌。”傅清儿摇摇头表示不介意。

  “我早就习惯了,村里的女人平日里吃饱了没事干,就该道些东家长西家短,许家小哥你别介意就好。”许文杰脸上起了暗红,低下头不去看傅清儿。放下手里的枯枝,顺便帮她把柴劈好。

  傅清儿得了人家的帮忙,却又不好回敬什么,只倒了水让团子送去给他喝。

  “徐叔叔喝茶。”团子小心翼翼的端着杯子踮起了脚送到许文杰面前,许文杰闻言刚想伸手他的头,却又发觉自己的手被弄脏了,只讪讪的在长衫上蹭了几下,这才接过茶杯。

  “团子真乖,这几日在家中学了什么啊?”许文杰平日里常让自家侄子带着团子来家中玩耍,对他也算很熟。团子也觉得这个叔叔比村里人都对他好,还常常帮娘亲的忙,再加上徐叔叔是村里长得最好看的叔叔了,团子对他也很是亲近。

  “娘亲这几日都在教团子论语,团子念给徐叔叔听。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说的是只读书但是不会思考就会什么都不懂,只空想却不读书就会很危险。前面那句团子知道,但是团子不明白为什么指控想不读书会很危险。”团子仰着小脑袋,满脸疑惑的望着天空,似乎还在想娘亲教他娘的那句论语是何意思。

  许文杰闻言一笑,拉着团子在院子坐下。

  “所谓思而不学则殆呢,就是说一味的埋头苦思,不读书不进行一定的知识积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