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1/2)

加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某卿新作,走过路过表错过啊亲,求收藏求评论有木有!!!!!!“我看呐,这傅氏怕是撑不到明天了哟,啧啧啧,那张寡妇可真是个毒的,下手那叫一个狠啊。就傅氏这娇弱的身子骨,那还不是任由张寡妇揉圆搓扁呐。”

  “是啊是啊,这可真是作孽哟。这傅氏要真撒手去了,她家团子可怎么办哟,可怜见的,这才五岁大的孩子,也没个亲人照看,唉……”

  “要我说啊,这傅氏跟那张寡妇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有什么好可怜的。我就看不惯这傅氏一副清高的模样,跟那高门大院里的小姐似的娇娇弱弱,连家里两亩地还得花钱请人耕种。哼……”

  “王家媳妇,话可别这么说。我瞧着这傅氏倒还是个不错的,就是平日里不太爱和别家的来往罢了,子看着也还是挺好相处的。你不就因为你家男人上次帮衬了傅氏一回,就被你念叨上了,要我说你这味吃的,哈哈……”

  “我呸,分明就是瞧不上我们乡下地方,还说什么好相处不爱来往。你是没看到她动手抽她家儿子哟,她家团子平日里那么乖巧,这傅氏可见是个狠心的。”

  吵死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啊。丁妍只觉得头疼的快要裂开了一般。屋子的隔音效果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外面一些三姑六婆说话嬉笑的声音传的很是清楚,吵得丁妍睡的极不舒服,只想把耳朵捂住。她痛苦的呻吟了一声,睁开了眼睛。

  屋子里透进来的光线刺得丁妍干涩的眼睛有些难受,她连连眨巴了好些下才适应过来。可是当她眼睛扫过屋子的景象时,她呆住了。这,这是哪儿。丁妍细细的打量了这间破败的屋子,黄褐色的泥墙,好些地方的泥胚已经脱落,凹凸不堪。甚至屋顶还有些细小的洞,几缕阳光从顶端透了进来,空气中散发着一股尘土味。

  丁妍完全可以确定,她从未来过这里。看这房间的摆设也是极其简单,床上单薄的被褥,甚至有好些补丁。床头工艺简单的木柜,面上的漆已然掉落的七七八八了,木柜上面摆放了一些女人家用的针线剪子类的东西,丁妍看着装针线的篓子里还放着一副未绣完的帕子。

  房间左侧也摆着一张炕床,上面只放了个小被,似乎是个孩子睡的。右侧靠近房门的光线较好的地方则摆放着一张四方的桌子,和几张凳子。桌子上摆放着茶壶杯具,看着似乎是做工糙的白瓷。丁妍勉强撑起身子下了炕,脚步沉重的移到桌子旁,伸手倒了杯水喝。干裂的唇被水滋润后,起了一些细小的皮。

  伸手间丁妍才发现这双手,不是她的。她摊开白皙纤细的手指,只是指尖有了细细的茧子,但仍能看出是不常做活的。丁妍找到房里唯一一面铜镜,急切的看去,虽然看的不是很清晰,但是她一眼就能认出,镜子里的女人,不是自己。

  眉黛春山,秋水剪瞳,那大大的杏眸里满是震惊。秀巧的鼻子,嫣红的嘴唇,配着这白皙的瓜子脸,俨然是个大美人。只是额头用纱布包裹着,隐约透出一些血丝,怪不得丁妍总觉得头疼,原来是受了伤。但是,这是一张丁妍从未见过的脸。她有些茫然的望着镜子里的陌生面孔,细细的抚着。待狠狠揪住大腿的,传来一阵痛楚后,丁妍才明白,这不是梦。既然不是梦,那这是哪里?破旧的屋子,陌生的面孔,还有身上这古典的衣裙,一个惊人的词划过脑海——穿越?

  是的,丁妍想,自己莫不是真的穿越了。随着穿越小说的广泛传播,大家对于穿越都相当热衷,甚至有些人为了能穿越,不惜跳楼撞车,做出这等脑残事件出来。如今自己竟然亲身体会到别人梦寐以求的穿越,但是丁妍心里只有无措,老天爷是在耍她吗?

  自己自幼父母就离异,一直是爷爷养着自己,一直到自己读大学爷爷相继过世。而自己一直也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一边学习一边工作。直到二十六岁,自己坐上销售经理的位子。然而,自己还没好好感受,一晚上睡觉就莫名其妙来到了这里。丁妍觉得,老天爷果然是在耍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