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九;简单摊牌(1/2)

加入书签

  这般想着累及了的韩小果不出一会,就入了梦乡。

  白天的奔波和提心吊胆,到了晚上,在距离上海上百里的城市中,终于得到了缓解。

  韩小果其实上半夜的时候,休息的还很不错。几乎沾到枕头就睡着了。但是下半夜的时间里面,韩小果却被疼痛折磨的醒了过来。

  她的脚腕处因为白天的跳窗的缘由,有些崴到了。白天时,太紧张和精神的高度集中,倒也没有现太痛。但是晚上睡了一觉后,那一阵阵的钻心的疼痛感,就让人无法忽视了。

  韩小果自床上坐起来,开了房间里面的灯,掀开被子查看她自己的脚。脚腕处已经肿了起来,像个包子一样的,看着就有些触目惊心。

  韩小果也没想到会成这个样子。微微的有些惊讶。她伸手捏了捏红肿的那处。立马钻心的疼痛感自那处传来,韩小果只得讪讪的罢了手。

  韩小果开了电视,看了一下电视上的时间。已经凌晨三点多钟。这个时间段一般的医院也都关门了。就算要去医院看伤,也得等明天了。

  但是韩小果现在的困境不止是脚腕的伤。还有很现实的问题,那就是她身上的钱也不多了。本来韩小果也有一些积蓄的。但是那些积蓄全部都在意大利。在和尼洛达成协议的那天,就被没收了。理由也很简单。尼洛说了,和他在一起,是不需要钱的存在的。

  而从意大利回到祖国时,韩小果从今考虑过要不要带张银行卡什么的。但是当时又为了不让尼洛怀疑也就只能割痛没有带。匆匆从上海离开时,韩小果身上的现金也就一千多点的人民币。

  坐火车和住旅馆已经花费了她身上大半的钱了,韩小果不尽担心的想,要是明天腿上的伤不得不去医院的话,除去医费后,几百块钱可能不能支持她在这个城市活一个月。

  韩小果这般一想,就有些愁眉苦脸的。但是她又很快释怀。记得以前她在中国的朋友从今告诉过韩小果,现在的国家到处都是开区,那边的话有很多的工厂,在工厂里面上班基本都是包吃包住的。这样的况下,或许几百块钱过一个月也不会是大问题。

  韩小果想通之后,心中开朗了起来。虽然脚腕处痛得睡不着。但是还是心不错。

  韩小果抬手又关掉了房间的灯,尝试着继续睡。可是灯刚刚关上。却清楚的听到窗户的外面清晰可见的‘咯噔’一声。

  韩小果心中一惊,这么清早的,怎么会有这样的声音。正这般想着的时候,那窗户边的声音更加明显了。韩小果清楚的记得,她进入房间里面的时候特地的看过房间外面的状况。她就住在旅社的一层,窗户外面就是马路了。这样的房间住的并不是特别的安全,但是谨慎的韩小果还是好好的将窗户给锁好了的。

  正这般的想着时,窗户却嘎达一声,开了。

  虽然刚刚才是清晨时间,但是自远处传来的隐约的灯光中。韩小果还是清楚的看见,自窗户的外面既然爬进来一个人影。

  韩小果本能的觉得会是小偷,但是况永远都会出乎韩小果的意料。那爬到窗户的那人,一眼就瞧出了韩小果的异常,一把明晃晃的菜刀亮在了眼前。握着刀的那人出口的声音是一个中年男人,恶狠狠的开口道;“不要出声,否则杀了你。”

  韩小果一时间还不能判断那人的目的,但是知道这样的人你一定不能激怒他。于是韩小果将身上的被子裹了裹,选择了安静。

  那男人见韩小果似乎乖巧,一边从窗户边翻进了房间,一边还补了一句道;“你听话一点,爷不会滥杀无辜。”

  韩小果咬了咬牙,打算还是将眼前之人的目的给套出来才可对症下药。韩小果想了想,终于压住惊吓缓缓的道;“大哥,我不会乱喊的。我想你一定也是迫不得已吧?”

  韩小果这般一说,似乎是触动了那男人的某个神经。于是男人烦躁的点了一根烟徐徐的抽了起来。似乎也不担心韩小果反抗挣脱。他手中的一根烟很快就抽完了。他恶狠狠的将烟蒂扔到地上道;“老子虽然杀了人,但是一点都不后悔。那样为富不仁的家伙,杀了他也是为社会除害。”

  韩小果一听,心中顿时凉了半截。合着眼前站的男人是个杀人犯了。韩小果简直举得她是倒霉催的。刚刚脱离魔爪又入了狼窝。

  但是这次韩小果还是很冷静的,她分析,眼前之人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