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三十六;失去含义(1/2)

加入书签

  韩小果自嘲的笑;“那就试试吧!”

  尼洛抿唇,低眸,似乎在忍耐什么。半响,却突然起身,压倒式将韩小果闹闹的锁在了对面的椅子上。

  他的眸色有丝危险的意味,手掌渐渐的将韩小果拢住。他一不,不去看韩小果,手中的力道慢慢加强,彻底的将韩小果拥在了怀中。

  他低语,嗓音中的低哑压抑得很明显。他说;“不要这样,我会将人给从非洲接回来的。咱们之间不能再舔误会了。”

  韩小果惊讶,睨了尼洛一眼,问道;“何苦呢?为了我让步这么多?”

  “不是让步,是我甘愿的。”尼洛低语,语气中的疲惫显露无疑。

  韩小果有丝动容,伸手扶住尼洛的胳膊,轻语;“将当年的事告诉我行吗?”

  尼洛抬眼瞅着韩小果;“你受的了?”

  韩小果点点头;“没关系,总归是我父亲做错在先。”

  尼洛放开韩小果做回椅子上,缓缓的说道;“事你都知道的差不多了。珍妮说的那些不离十。只是稍微的差别是,自杀的女孩并不是我的初恋女友。”

  韩小果楞了一下;“那你们是什么关系?”

  尼洛抬头深深的看了韩小果一眼才悠悠道;“她的确喜欢我,和我告白过。但我那时却心思都在学业上,对那女孩的关注并不多,直到她的死讯传来后我才吃惊了一把。我有些内疚,去查了很多事的来龙去脉后,才有了后面的事。”

  韩小果了然的点点头;“所以后来,在意大利,我父亲刚刚放出来不久就遇到你了。你当时的确对他存有杀心的吧?”

  尼洛不可否认;“对。”

  韩小果不解;“既然如此,那么当初已经决定要放过我父亲了又为何还要将他瞒着我送去非洲受苦?”她说着顿了顿,继续道;“的确呀,我父亲他的确有些咎由自取,你想报复他的心我可以理解,让那样的花季少女香消玉焚我也觉得可惜。可是尼洛,你最不应该的是瞒着我。”

  尼洛面色持续性的淡淡的,半响,才解释道;“抱歉,我”的确,当初将韩小果的父亲送去非洲很大的用意是因为想要那人体会一把生不如死的生活环境。只是后来,与韩小果的关系缓解,爱屋及乌。后来尼洛也多次的想要将那人从非洲接回来算了,却因为中途很多事的打岔,让他这个念头一直都没有实现,直到现在被韩小果现。

  俩人难得心平气和的说了一会话,卧室中的电话却响起来了。尼洛起身接过电话,半响,楞了楞,却对韩小果道;“找你的。”

  韩小果疑惑的接过电话,却听到皮埃德的声音自电话的那头转来道;“小果,很抱歉,答应你的事要失约了。刚刚非洲那边来了消息。你父亲所在的矿场昨晚生了矿难,矿中的工人无一人生还。”

  韩小果站在电话旁踉跄了一下,一旁的尼洛将她拥住。韩小果顾不得那么多,赶忙的问道;“消息来源正确吗?会不会搞错了。没有见到尸体的话,那么也不好确认吧?毕竟是在矿洞里面。”

  皮埃德自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抱歉,尸体已经确认了。咱们先前的说的那些就都算了吧。”说完,顿了顿;“我也没想到事会变成这样。三日后,我会专门派人将骨灰送给你。节哀。”

  韩小果无力的放下电话,眼眶中眼泪却怎么也掩饰不住的潸然而下。

  尼洛自电话旁也听到了大慨,想要张口安慰韩小果几句,张了张口,却觉得自己完全没有立场。

  韩小果伤心不已的自一边蹲下来,双手抱膝,将头埋在膝盖中忍受不住的哭了起来。

  她耸动的肩膀,哭泣的声音在寂静的卧室中特别的明显。尼洛也蹲下来。想将韩小果拢到怀中安慰一番。但是伸出的手却怎么也放不到韩小果身上。俩人只见明明近在咫尺,却又好似远在天边。

  韩小果长这么大,其实哭得次数屈指可数。她自小就没了母亲。和父亲俩人相依为命。别人家的小孩,几数时还在父母的怀中撒娇,她就已经知道为了减轻父亲的负担,在家做家务煮饭,给劳累了一天的父亲渐压。

  韩小果上小学的时候,就听到很多人说父亲的坏话,说他手脚不干净,说他是个无赖。但是那又如果,他从未苛责过韩小果一次,就连韩小果做错事,打骂也不从有过。为了给韩小果好的生活环境,毅然而然的连句英语也说不好,却还是出了国。现在听闻那人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韩小果伤心不能自已。

  如果可以,她很希望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