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二十七:当年事情(1/2)

加入书签

  韩小果惊呼了几声,责备的看了尼洛一眼。尼洛防止韩小果会甩下马去。一手托着韩小果的腰身,一手轻驾着马儿的缰绳,让马儿的速度均匀下来。

  马背上的颠簸,带动着韩小果上上下下的自尼洛的身上动了起来。那庞然大物也自韩小果的体内上上下下的、戳、动起来。让敏、感的韩小果感受着自那处传来的动感。不可抑止的轻哼一声。

  马儿喷跑的脚步不停,韩小果一边感受着耳边呼呼的风,一边享受着体内一阵快似一阵的疯、狂。觉得脑子已经昏沉得只能双手紧紧的抱住那人的脖子了。

  马儿的速度不减,开始进行跳跃和狂奔,而那尼洛则在每一次马匹剧烈跃动起来时,强悍的肆虐着她的那处,利用那几乎要榨得他爆的窒息纠缠来寻找至上的快乐。

  韩小果咬唇,叫出声音来。

  他嗜血的笑着,几乎是凌虐的榨干了她所有的汁、蜜。就在马匹累得停在树林中的灌木从中的时候,尼洛激烈的挺起巨、大的身子,握紧韩小果细小的腰身,一阵狂、猛的戳、刺,让韩小果哭叫得不能自己,他才贲起庞大的身躯,深深捣、进她的深处,在死亡般的快乐中,结束了这项远动。

  事后,韩小果最后或许是太激励的缘由,居然丢脸的哭了。一边哭一边要尼洛赔她衣服。说她的内裤被尼洛撕坏了。她没有办法在外人的面前,就这样的□裸的。

  尼洛自然很了解韩小果个性,就这么个小事,自然还不能让叫韩小果伤心到想哭的地步。她之所以会哭,完全是被他艹哭的。但是韩小果又要脸的很,觉得被艹哭什么的太丢脸了,于是就找了借口,找尼洛麻烦。

  尼洛刚刚被喂得很饱,自然对韩小果这种事既不生气也不点破。只是勾着笑,亲吻了韩小果的眼睛一下后,问道;“要怎样才不能不哭呢?”

  韩小果扁扁嘴巴;“被我狠狠的咬一下,咬到你也想哭为止。”

  尼洛;“”

  马背上是不能骑了,俩人反正也无事,下了马,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衫,牵着马匹慢慢的往回走。

  才没走多长时间,珍妮老师已经骑着她的马匹找了过来。看见尼洛和韩小果后,也从马上下来了,先是打量般的看了俩人一眼,接着才继续保持着优雅的问道;“呀,你们去哪里了?怎么都出来玩,都不与我说一声?”

  韩小红与尼洛对视一点,俩人眼中都含着一丝的笑意。俩人之间的暧昧气氛或许有感染能力,让珍妮左右的各自看了俩人一眼,眼中显露出一份嫉妒。自俩人看不见的角度里,她看向韩小果的眼神带着几分恨意。

  三人很快就回到了马场,韩小果借口上厕所,其实只是去找马场的女主人借衣服去了。

  离去的韩小果让珍妮又可以和尼洛独处了。她甚至举得韩小果这般傻逼小白的人物,根本就配不上尼洛,也不会是自己的对手。

  先给珍妮点根蜡不说。她优雅的身姿故意轻轻的靠进尼洛,接着才故作娇羞的开口;“其实你知道吗尼洛?很多男人结了婚后,只能在一个女人身上花心思也会没有意思的对吧?”

  尼洛一边将手中的马匹的缰绳转交与一旁的马童,一般转身似是而非的打量了珍妮一眼道;“的确呀,这也是为什么近年来欧洲的离婚率高居不下的原因。”

  珍妮没有想到,尼洛居然主动提及了这个话题,立马也道;“对呀对呀,所以大家找婚外和人的特别多。其实那些人会这样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尼洛点点头,面色严肃的拖着下巴想了想道;“所以但凡这样的人,都是不能深交的。”

  珍妮还想说点什么的心,胎死腹中。她对韩小果的恨意更深了。

  大学时,珍妮和好友艾代沙一同默默的喜欢着尼洛,那个时候的珍妮还因为自身没有艾代沙优秀而暗暗的自卑过。但是现在的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羞涩胆小的她了。她自认为,以她现在的身世背景,已经足够配得上尼洛了。所以她怎么也不甘心,将自己心爱的男人让给那个亚洲矮子。

  尼洛借口骑马骑得有些太累人了,要去马场边别墅洗个澡。让珍妮自便。

  韩小果自马场的别墅的那边,找了个来了大姨妈的借口,总算是找人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