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二十一:不同步(1/2)

加入书签

  韩小果觉得好笑不已,低喃道;“你何苦呢?”

  尼洛为韩小果上药的手顿了顿,低低的嗓音带着一丝慵懒的道;“我说了这次不会心软,所以你现在是嘲笑也好,讽刺也好,我都不会在意的。”

  尼洛说着,为韩小果涂药的手停住,借着药性用手指慢慢的自里面旋转涂抹。似乎要将药物晕染开来,让韩小果受伤的下、体更好的吸收。

  韩小果闭着眼睛喃喃道;“你不用虚伪的来做这些。就算是继续囚禁,恢复到以前在意大利的生活又怎么样?你真以为我会屈服吗?”

  尼洛的手终于从韩小果的下面移出来了,他的手上沾惹着她的一些体、液。他另只手强行的捏住韩小果的下巴,让韩小果不得不睁开眼,然后在韩小果眼眸的注视下,他将那根沾染韩小果体、液的手指放在口中允、吸。

  韩小果恶心坏了,低咒道;“变态,神经病。”

  尼洛虽然被骂,却不见半分的在意。表一直都是淡淡的。将那手指吸允干净了,才从口中拿出。接着想要扶韩小果起来。

  韩小果已经不想这男人触碰与她了。见他过来,赶忙往床后躲。

  尼洛伸出的手顿了顿,终是收回。他从床边站起来,吩咐道;“我知道你的个性,往后这里就是你日常的住处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韩小果冷道;“你除了这些方法外,反正也没办法让我屈服了。”

  尼洛勾唇;“对呀,我多悲哀,为了爱你无所不用其极。”

  韩小果咬牙;“别说爱,你不配。”

  尼洛叹息;“对呀,连爱你的资格我都没有了。”他说着,眼中的落寞就好似刚刚经历了生死离别,失去了挚爱之物那般。

  他想伸手拍拍韩小果的头,却在抬手的那一瞬间又缩回。拳头握了又握。终于还是恢复常态的道;“我等下会给你送午餐,你先休息。”

  韩小果早已瞥开了目光,她现在连多看一眼那人都嫌弃恶心。

  ※※※

  地窖中恢复安静,韩小果这才有功夫来打量这间地下酒窖。

  说是酒窖,其实更像是一间特意安排在地下的一间房间一样。床,浴室,灯光,取暖设施。全都齐全。灰色格调的十字大床。紫色瓷砖的浴室。以及墙上挂着的一些奇形怪状的动物干燥后的尸骨。

  韩小果了解尼洛,他只会对于她会极端和变态,在外人的面前从来都是绅士翩翩的。估计那些动物的尸骨和现在韩小果躺得床一样,也是这座古堡的前主人留下的。

  韩小果的视线回到床上,灰色的大床,白色的床单,在阴暗的地窖中显然有些格格不入。床周围的道具很多,几乎算得上是琳琅满目了。而绑住韩小果四肢的铁链根根都有大拇指粗细,想要挣脱几乎不可能。韩小果有些泄气,不尽然推测,这古堡的原主人到底是谁。

  地窖中除了一扇排气窗有微弱的光线浅浅的照耀进来外,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让光线透进来。要进地窖只有从楼上顺着楼梯下来。如果想从此处逃出去,可比登天还难了。

  楼梯口转来脚步声,已经穿戴整齐的尼洛端着食物从楼上下来了。

  他一边将食物端放在床头,一边对韩小果柔声道;“为你准备的食物,多少吃点。”

  韩小果没有接过他话题,而是转口道;“给我衣服。”

  韩小果身上还是披着刚刚的哪件白色浴巾,虽然地窖中开着中央空调温度并不低,但是韩小果还是觉得尴尬。

  尼洛稍微的顿了顿,挑着眉头道;“可以,你吃点东西。我会给你衣服的。”

  韩小果听罢,不在理会尼洛,默默的用带着镣铐的手将托盘中的碗筷拿起,然后沉默的用着餐。

  托盘中的食物极其的简单,一碗用鸡汤下的米粉,以及一碟很袖珍可口的小菜。

  韩小果其实一点不想吃东西,但是她心中清楚,如果还有半分机会可以从尼洛的手中逃脱的话,那么她就不能浪费。她已经不欠这男人分毫了,所以也不会再有点滴的犹豫了。

  尼洛专注的看着韩小果将碗中的食物消灭干净,口中低低的道;“小果,你是不是又在想着怎么样才能从我手中逃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