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二十;爱意表达(1/2)

加入书签

  韩小果还是没有忍住,泪水流淌,轻声低泣。

  尼洛放在她胸、口的手终究还是转移,轻轻擦拭掉韩小果眼眸上的泪花,低哑着开口道;“抱歉,从今往后,我不管你是哭还是求饶,你是谩骂还是撕咬,我都不会停下来了。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

  韩小果咬着唇,泪眼朦胧,一副被糟践的小样。额前的头散碎开来,遮住了眼眸。她低低的吼道;“尼洛,你混蛋。强jian我,囚禁我,你以为你能得意到几时?”

  尼洛凑近韩小果,将她散碎的刘海压倒耳后才淡淡的开口;“小果,对于你我从来都没有得意过,不强求,就会消失。不囚禁,就会找不见。”

  他说着声音黯哑的顿了顿,眼中的伤更甚,执手又将韩小果带着镣铐的手压在他心脏的位置上继续道;“韩小果呀韩小果,你扪心自问,我对你的感谦卑到了何种地步。你真得有好好感受过吗?”

  韩小果停止了哭泣,拉扯着手上的铁链哭诉道;“尼洛,你放屁。什么感?什么谦卑?真正喜欢一个人不是这样的。她快乐就是你快乐,她难过就是你难过,她自由就是你自由。这才是喜欢,才是爱。你的所作所为不过是一个幼稚的男人对于自己求而不得的某种东西变态的占有欲罢了。你居然有脸将它说成是爱,你简直侮辱了这个词。”

  尼洛面色黑了,伸手捏住韩小果的下颚,强迫着韩小果闭嘴,并让她抬头望着他后,继续道;“原来我的所作所为在你眼中只是幼稚的占有欲,原本如此。”他低低的喃着,似乎在解释这个困惑的问题。眼中的怒意更甚。

  韩小果瞥开目光,趁着尼洛失神的空当,张口咬住尼洛的手臂。死死的咬住。很快牙缝中就渗出血的味道,她也不想松口。

  而尼洛一动不动,只是任由韩小果这般的咬着,似乎那点疼痛对于他而完全可以不用计较。只是目光中的那股失神让人晃眼。

  韩小果咬了一会,自觉无趣,放开了尼洛。抬眸看着尼洛低语;“你放了我吧,我不走还不行吗?”

  尼洛面色淡淡的,又恢复到了在意大利时的那个冷面男人的状态。他伸手将韩小果粗暴按到那张十字大床上,眼眸中的绪遮掩的干干净净。口中的语调也冷淡的道;“抱歉,迟了。”

  尼洛说着,手儿在韩小果的身上游走,接着滑到了她的下、身,手指微微使力,陷入那里的凹、处,按进去,换来韩小果无助的轻唤。

  不在有任何语的交流,他将她的腿儿张大了些角度,好让他更好的抚、摸她。韩小果不想配合,却换来他更加粗、暴的对待。

  他的两根手指突然从边上挤入,直接、戳、进她的里面,变、态又强、硬。

  他埋在她体内的手,开始有节奏的进进出出。或深或浅,调动着韩小果全身的敏、感细胞。

  他的另一只手儿也不停,移动到韩小果的胸前,玩弄着那俩团柔软。抚弄出不同的形状。

  韩小果忍受着身体上带来的异样,低低的喘、息着。不想叫出声音来。

  尼洛见状,眯着眼睛,手上的力道加重,让她的身体在此番的刺、激下绽放出好看的玫瑰红。

  他开始将她转过身去,背对着他,按倒在床上。然后自她身后,将巨大慢慢的挤入她的身躯。

  韩小果的下、半身被强、制的钳制抬高,整个身子随着身后的冲撞而在床上无助的前后快速摩、擦。

  前从未有的刺、激,让韩小果无助的想哭,却又不想在那男人面前在次的服了软,于是闭着眼睛,将自己想象成一条在海中遨游的鱼,来分散那人带给他全部注意力。

  尼洛强悍的进出,不出一会,胸上的伤口开始裂开了,丝丝的鲜血点点的自纱布上蔓延开来。接着那处的血越涌越多,很快就将纱布染红了。

  韩小果又被尼洛像一条死鱼一般的反转过来。她的下身已经感到丝丝的疼痛了。而压在他身上的男人却还是没有任何停下来的意思。

  尼洛自韩小果的体内、泄了一次,却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意味。又一次从头再来。口,手,不停。吻不断。那吻似暧昧,似了断。抵死缠绵也就不过如此。

  他身上的伤口已经让整个纱布染红,那胸口的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