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2/2)

加入书签

步声回头,他手里端着一杯刚刚榨好了果汁,身上穿着和温鹤川色系相同的浅色居家服,整个人看起来清爽又带着朝气,就连随时都能勾人的眼睛都变得干净明亮了起来,段铭森是漂亮的,余晖从窗外洒在他的身上晃的人睁不开眼,他冲着温鹤川歪了一下头:“怎么样?这个发型好不好看?”

  温鹤川楞了很久没有话说,他走到段铭森跟前没什么表情的问:“怎么把头发剪了?它对你”

  段铭森咧开嘴冲他弯着眼睛笑,温鹤川见过他很多种笑容,不屑的,勾人的,傻了吧唧装模作样的,可从来没有见过他笑的这么真诚又带着些愉快。

  他静静地站在原地盯着段铭森开开合合的嘴,他似乎说一句什么,他无暇去思考这句话的意思和目的,只是低头轻轻吻住他的嘴唇,有点甜,还带着果汁的香味,他追逐纠缠着段铭森柔软的舌头,脑袋里面还在不停的环绕着那句话。

  “恋爱嘛,想为你做点什么,发现自己也没什么能做的,只能努努力,变成你喜欢的样子了。”

  周末温鹤川依旧醒的挺早,这段时间忙碌的工作让他习惯了这样的作息,他稍微动了一下身体,发现段铭森八爪鱼一样的趴在他身上,温鹤川暂时放弃下床,他把手放在段铭森才剪掉没多久的头发上摸了两下,打死他都不会相信段铭森真的能这么快的喜欢上自己,但是这段时间他确实改变了很多,就连床上都变的乖巧听话了起来,这太诡异了。

  温鹤川难得有一个空闲的早晨思考最近的事情,段铭森的变化是从生日之后,生日前夕他确实有好好想过到底要送段铭森一个什么样子的惊喜,对别人来说或许不难,但是对于段铭森来讲好像没有什么东西能让他感到新鲜,温鹤川是个从小会为自己算计的人,他考虑了很久在段铭森身上下功夫这件事情是否值得,最后觉得还是应该认真对待,毕竟在这之前段铭森无论出于什么理由,都在餐厅等了自己五个小时,那么这个生日自己真诚一些也没什么问题。

  但是段铭森需要什么?

  温鹤川想了想,最后得出的结论居然是贺云。

  他隐约记得段铭森提过贺云是他向往的那一类人,那贺云又是什么样的人?脸蛋很清纯,作风很古板,自己曾经很想上,温鹤川回忆了一下自己对贺云这么多年唯一的念想就是能来一炮了,真是辜负了贺云一直拿他当朋友。

  但是在段铭森眼里的呢?他与贺云是完完全全相反的两个人,他想变成像贺云那样的人?这也不太可能。

  温鹤川思考半天才得出了一个差不多的答案,段铭森内心还是喜欢干净纯真的事情,奈何自己太浪了,实在纯不起来,所以只能向往了。

  温鹤川回首自己前二十六年,能算的上纯真的事情基本已经没有了,最后他想到了那个方法,在这件事情的决定上面他没有犹豫什么,他在外人面前的任何伪装段铭森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所以他根本不需要在段铭森面前想着自己的面子。

  段铭森似乎因为这份真诚的礼物有些心动,这说明自己还算成功?他心中起初很是得意,看来以后和段铭森分开,自己也是有能力经营好一份

  如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