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1/2)

加入书签

  这都是高中生的把戏!还有你哪见的啊,让我学习学习。”

  段铭森捂的挺严:“别,你学不来。”

  挂了电话段铭森把手机一扔接着打游戏,可是这局怎么都过不了关,他想自己最近可能有点问题,每天早晚看到温鹤川都觉得他自带柔光了,段铭森不是个傻子,那点陌生的小心动是什么意思能感觉出来,不过他还算多少了解温鹤川这个人,他对自己的床伴炮友都能体贴温柔,对自己一样可以,不过生日那天的做法在他看来确实有点用心了。

  段铭森把手柄放在一边又把手机捡了回来,翻开杜延给他的猛男照片净化一下心灵,他戳着屏幕吹口哨内心活动也挺丰富:温鹤川牛逼大发了,这王八蛋要是跟我一个想法怎么办,万一我没把持住就从了他,一年后哭着抱他大腿的岂不就是我了?不过他这段位挺高啊,我不努努力是不是占不了上风?不过为他努力值得吗?但是万一这个时候不下点儿功夫,以后栽了怕是要血本无归啊,思来想去觉得自己还是不能输的太惨。

  想完站起来上楼换衣服,他心里打着小算盘,觉得自己可能是个拥有大智慧的人。

  段铭森开着车直接去了一家造型工作室,老板听说他来亲自下楼:“段少,好久没来了。”

  段铭森点了点头找了个位置坐下,老板拿着自己的工具包走到他身边:“还是修剪一下发尾吧。”

  “不。”段铭森在椅子上转了一个圈面对老板:“棋哥,你觉得我剪短怎么样?”

  老板有点可能思议的看他:“为什么剪短?”

  段铭森没有理会他的问题,他又转了一圈面对镜子,看了看自己:“你说我剪短,会不会看着清纯点?”

  老板和段铭森认识很久,从他十几岁开始养头发一直到现在这么多年都没有想过去剪掉,他心里实在好奇:“能跟哥说说为什么剪掉吗?”

  段铭森挺无所谓的摇头:“没啥为什么,剪就是了。”

  “你真的确定?”

  “这有什么确定不确定,我养它的时候是为了思念我妈,但不代表我现在剪掉就不想她了,如果我妈在我心里就是一把头发,那我爸早打死我了,我只是长的像个娘们又不是真的娘们,所以也不会拿这种事情怀着念着瞎矫情,这么多年没剪那是因为有太多人让我剪,我跟他们对着干,不过现在我发现新目标了。”

  老板看他挺坚定,于是帮他解开头发:“什么目标?喜欢的人?”

  段铭森被他说的一怔,他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思考了一下直截了当的说:“不算,有点心动罢了。”

  “你要剪成他喜欢的样子?”

  段铭森赞许的看了老板一眼:“对,清纯挂的。”

  “为了一个只是有点心动的人,改变自己?”

  “行了棋哥没那么复杂,快给我剪了,我必须得让他更心动才行。”

  温鹤川下班没有第一时间看到段铭森,他没想太多直接上楼换了一套居家服,等再次下来的时候发现厨房有点动静,他有些好奇的走了过去,刚站在门口就愣在原地,背对着他的人是段铭森,可他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

  段铭森听到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