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1/2)

加入书签

  勾住他的脖子:“我不叫了行不行,你快点动。”

  温鹤川看他委屈巴巴的服软,心情不错的继续操弄,段铭森果然忍着不叫,可是嗓子里面发出黏黏糊糊的呻吟声,好像更加撩人了,温鹤川低头吻了吻住他死死抿住的嘴,开恩一样的说:“叫吧。”

  “啊啊我操好爽啊温鹤川你要操死我了太厉害了用力操。”

  结束之后温鹤川扛着段铭森去狭小的卫生间清理干净,段铭森累的全身没劲儿嚷嚷着去卧室睡觉,温鹤川把他扔到床上又到客厅整理沙发,看到满地的碟片,随手拿起马克笔,把每一张的真凶都写在了封面上。

  第二天段铭森神清气爽的起床,听声音温鹤川已经在洗漱了,他揉了两下腰穿好衣服也挤了进去:“我们都来一个多星期了吧,什么时候走?”

  温鹤川洗完脸拿过剃须刀给他让地儿:“最少一个月吧。”

  “操!这么久?!”

  “经验之谈。”

  “那干嘛?整天看电影做爱啊?”

  “我听你这声儿怎么还透着兴奋?”

  段铭森挤着牙膏笑的挺开心:“这种日子不多。”

  温鹤川收拾好自己,拿手戳了一下他的后脑勺:“做梦吧你。”

  洗漱完段铭森准备出门溜达溜达,宅了这么多天如果再不出去放放风估计快要发霉了,温鹤川坐在沙发上好像一直在等他:“出门?”

  “是啊,你去吗?不去把车钥匙给我。”

  “你能找到路?”

  “有导航啊,你是不是傻。”

  “那一起去吧。”

  “有病啊”

  温鹤川驱车一直从小镇子开出去,走过一段不太平坦的山路终于到了条公路上,段铭森看着车窗外的风景感慨:“虽然挺贫瘠的,但是风景空气真的不错。”

  “有得有失吧,生活总不能太完美。”

  段铭森稀奇的转头:“可以啊,你咋不去写诗呢?”

  温鹤川扫了他一眼继续认真开车:“我们俩其实挺像的,人前一套背后一套,一边想要尊敬长辈不给家里丢脸,尽量维持一个良好优秀的形象,一边又想要自己的生活,希望可以活的自在点。”

  “跟我上句话有啥必然联系?”

  “就像你说山里贫瘠,但是这里有最好的风景最好的空气,城里也很好,它能让你物质优越,但是却要每天感受人潮拥挤和汽车尾气。”

  段铭森坐在一边完全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

  “你也一样,你有着别人羡慕不来的家庭,但却不能正正经经的去拥有一份感情。”

  段铭森没想到他东拉西扯的能拐到这个问题上面,他将身体靠在椅背上,支着头想了想:“其实不是不能,但是感情这种事情太复杂了,没有约炮来的直接爽快。”

  “你知道我爸这么多年为什么一直不娶吧。”

  温鹤川点头:“知道一些。”

  段铭森坐正身子把头扭到窗外:“我觉得我爸太辛苦了,我妈走了这么多年,他有时候想的厉害了,还会抱着相片哭,都是老头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