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别人,不一样 (附入V公告)(1/2)

加入书签

  余周周的变化,就像一夜春雨过后突然绿起来的行道树一般,某天早晨背着书包睡眼惺忪地走出大门,一抬头,就惊讶得合不拢嘴巴。

  她越来越喜欢笑,却很少说话,好像拥抱着一个天大的秘密在等待什么一样。

  等不及一般的蠢蠢欲动,还有快乐,从心里往外散发的快乐,并不是以一种兴高采烈的方式发散出来,而是变得更内敛,更沉静,仿佛身边同龄人的一切悲喜和在意都是小儿科,她在自己毫无意识的情况下,已经一步迈入了另一个世界,一个更成熟也更神秘的世界。

  不再像个小丫头,而是一个少女。

  她继续准备着每年夏天的大提琴考级,最后的十级,就像是一个句号,对某个人和某个世界的完满的告别。然而奥数班却再也不去上,甚至能够做到无视于老师的白眼——单洁洁终于忍不住,在某天悄悄地问她,“周周,你怎么了?”

  余周周摆正笔袋,把从书店租来的名侦探柯南往书桌里一推,歪头一笑,“没怎么啊。”

  “我觉得你有点怪。”单洁洁低声嘟囔,看余周周不打算解释,才别别扭扭地说出真正的意图。

  “你怎么跟詹燕飞那么好啊?”

  “你不喜欢她?”

  “没!”单洁洁发现余周周越来越擅长乾坤大挪移,越来越像……自己那个表哥,她连忙笑了笑,“我怎么不喜欢她了?我就是……你看你都不理我了。”

  单洁洁说话声音越来越小,余周周笑起来,拉拉她的手,“我怎么不理你了?”

  “昨天说大家一起去批发市场买同学录,你都不和我们一起去。”

  “哦……”余周周挠挠后脑勺笑了起来,“因为我不买同学录,所以不想去。”

  “难道你已经买好了?”单洁洁惊讶万分,“你都不告诉我!”

  余周周摇头,“我没买,也不想买。”

  “你不写同学录?”单洁洁几乎感觉自己看到了怪物。

  这一年的初夏,几乎所有人都疯狂地在私底下传递着同学录,女孩子们挤在一起为了不同的花样款式而左右为难,大本还是小本,粉色还是蓝色,风景还是动漫,活页还是档案夹,内容是否齐全,必填项目里面有没有星座血型,有没有座右铭和喜欢的明星热爱的食物……

  同学录的丰厚程度代表了这六年的人缘,大家都重视非常,余周周手里积攒了一堆活页纸,上面都用铅笔在右上角标注了主人的姓名。她一张一张迅速地填写着自己的姓名、昵称、星座、生日……然后在每一张背后毕业赠言的部分认真地写上,“祝前程似锦,时时开心,事事顺利,万事如意。”

  搞怪的,煽情的,亲昵的……大家都忙于开发各种各样更有个的留言,跟重要的是,很多没有捅破窗户纸的暧昧对象都把这张同学录看得很重很重——大家都在犯愁,因为究竟能升入师大附中还是八中始终是压在这些男孩女孩欣赏的大石头,可是却又不能多说什么,只能点到为止地说一句,“我们永远是好朋友”。

  余周周却始终写着那几句话,只有在单洁洁李晓智和詹燕飞三个人的同学录上面多写了几句回忆过往的话。

  谁都不知道,她只是不想留下任何痕迹。余周周的生活中经历了许多分离,她似乎已经比同龄人更早地预见了这些所谓“永远是好朋友”的承诺是多么的脆弱——她们所有人在时间和距离的面前无能为力,甚至都无法对抗自己的健忘和无情。成长的道路上总有更新奇的事情,更有趣的新朋友,人的心灵却很小,本装不下那么多,所以一路前行,一路抛弃。

  直到六月中旬的星期二,林杨在放学路上堵住她。

  四年级的鼓号队和花束队要参加共青团的庆祝大会,下午要集训,会很吵闹,所以全校下午放假。余周周背着书包路过场,看到那些穿着鲜绿色鼓号队服装顶着日头排队的孩子们,突然抬起头看向灰色的教学楼,有种轮回的滑稽感。

  生命就像陀螺,转来转去,于是生生不息。

  她刚刚结束了感慨,就看到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