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六、冷妃被罚跪(1/2)

加入书签

  欧阳逸轩想了想,然后说:“嗯,好吧,那就罚悦儿十大板吧。”

  “皇上。”婉妃显然对这个处罚不满意,十大板,这可是里最轻的责罚。

  “皇上。”冷妃显然也对这个处罚不满意,悦儿什么也没做错,凭什么受罚,再说了,悦儿现在受伤,今天又被打了,她可不能再受任何皮之苦了。

  “冷妃,你还有什么话想说的,你是不是想说,连朕也不能动你院子里的人一下。”

  冷惜颜连忙跪下说:“皇上,臣妾不敢,只是,若是皇上认为悦儿有错,那就罚臣妾好了,下人犯错,是我这个做主子的没教好,理应由主子受罚。”

  “娘娘。”悦儿连忙看向跪在她旁边的冷惜颜,然后说:“娘娘,让悦儿自己承担吧,悦儿不想连累娘娘。”

  冷惜颜厉声说:“悦儿,闭嘴,这是本的事,岂是你可以做主的。”

  “娘娘。”悦儿的眼泪再次流下。

  欧阳逸轩看着冷惜颜,他就弄不明白了,尽管悦儿对她有救命之恩,但是,只是十大板,而且他也准备让李公公亲自带悦儿去领,只是轻碍几下就行了,这已经是他能做到最轻的惩罚,如若不然,婉妃也定会不依不饶的,但是,她就那么拿自己的身体不当身体吗?

  想着,他竟有一些生气,于是说:“冷妃,你是不是认为朕不敢罚你。”

  冷惜颜恭敬的说:“臣妾不了,臣妾愿受任何责罚。”

  “好,愿受任何责罚是吧,好啊。”于是欧阳逸轩说:“那你就到龙清殿门口跪上一夜,直到明天早朝方可起来。”

  冷惜颜无所谓的说:“臣妾遵旨。”

  悦儿连忙说:“皇上,请皇上责罚奴婢吧,一切都是奴婢的错。”

  冷惜颜连忙说:“悦儿,不要这么放肆,此次的教训还不够吗?皇上做的决定岂是你可以改的。”

  悦儿看着冷惜颜不再说话。

  婉妃看了看冷惜颜,一脸的得意,在她认为,最后皇上还是站在她的这一边了,而且这个结果远远超出她的预想。

  欧阳逸轩看着下面的人,语气不悦的说:“好了,都退下吧。”

  于是冷惜颜起来,和所有人一起退了出去,到了龙清殿外,冷惜颜看了看悦儿此时已经红肿的脸,然后对幸儿说:“幸儿,带悦儿回惜风殿,传太医为她诊治,切不可留下伤痕。”

  悦儿却说:“不,娘娘,悦儿陪着娘娘一起,娘娘跪悦儿也跪。”

  冷惜颜拍了拍悦儿的手说:“悦儿,你别傻了,皇上也没说两个人跪就可以缩短时间的,你又何必陪我一起受苦,一个人跪总比两个人跪的好啊,快回去吧。”

  “娘娘,你是因悦儿才受的罚,悦儿要陪你。”

  冷惜颜又是厉声的命令说:“悦儿,这是本的命令,你想违令不遵吗?快和幸儿回去,让太医看一下。”想了想又对幸儿说:“幸儿,回去后煮几个蛋,然后把壳去了,在悦儿的脸上揉一段时间,直到红肿退了为止。”

  幸儿连忙行礼说:“是,娘娘。”然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