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该怎么留(1/2)

加入书签

  第二天一早起来,天色就阴沉的怕人,仿佛冬季才有的暴风雪,将会在深秋降临似得。

  早上,苏萨做了最后一餐早饭,吃饭的时候,她正式提出要带着安琪儿回农场居住,秦逸沉默半天,也只能点头,半句挽留的话也说不出口

  怎么挽留

  苏萨为了让大家心里好受,还是想出了一个蹩脚的理由:农场和小屋是父亲留给她的,离开这么久,也该回去照看

  是啊,除了安琪儿,她也只剩下那些东西了。

  阿曼达快吃完早饭,很明智地回房躲起来,免得被人为的暴风雪淹没,虽然她大大咧咧,但也不是什么都不懂,接下来的场面,她觉得与她这个外人无关。

  虽然科洛竭力挽留,但苏萨最终还是走了,在下午就搬回了农场,尽管安琪儿一整天丢了魂一样默不吭声,尽管科洛红着眼睛小声劝解,但最终也只是抱着她躲在房间里哭一场,丝毫改变不了她的决定。

  这个苦命坚强的女人就是这样,外柔内刚。或许只有秦逸能留下她,但秦逸还以为她离开这里,会过的更舒心

  反倒是苏萨,一直面带微笑,神放松,好像是完全放下了一样,以一贯的温柔语气安慰着科洛,还嘱咐秦逸什么时候给小动物喂水、每餐喂多少肉多少蔬菜、什么东西放在仓库什么地方、腌着的那几罐鸭蛋还要多久能吃

  一切的一切,说到最后,连她自己都愣住了,没想到这段时间以来。自己对这里,竟然熟悉到这种程度

  整个过程,秦逸抱着失魂落魄的安琪儿,一句话也没说,顶多在苏萨交代的时候答应一声。

  天色更加阴沉。加拿大方向吹来的寒风扑打着众人的衣襟,一只属于安琪儿的粉红色气球小鸭子被卷到空中,大家默默看着,任它起起伏伏,却最终还是落在草地上,“砰”的一声。粉身碎骨。

  收拾了一大堆东西,把整辆皮卡后斗都塞满了,屋子里再也找不到一丁点关于苏萨的痕迹,她隔着车窗对着两人笑笑,随着一声轰鸣。开车走了。

  干脆利落

  只有安琪儿坐在儿童椅上,使劲扭着小身子往后看,在那里,秦逸和科洛无声地站着,就那样一直看着皮卡跑到没影。

  “你怎么不说话为什么不把她留下来”科洛红着一双大眼睛,声音还是有些哽咽。

  秦逸只是把她搂进怀里,抱得紧紧的。

  科洛趴在他怀里,终于忍不住再次哭出声来。“你怕我介意我我当然会觉得不舒服,但我更不想让苏萨离开,至少不是这样伤心的离开逸。苏萨在笑吗她在哭她在哭啊”

  科洛哇哇哭,眼泪把秦逸的外套都打湿了。

  楼上的阿曼达倚着窗户看着这一切,貌似不屑地撇着嘴,但那双眼睛实在不争气,只能拿着纸巾不住擦

  秦逸的眼睛也不争气,红红的。但此时也只能强忍着,“我知道她在哭。我当然知道但留下来对你不公平,对苏萨更不公平或许离开了。对你们都好。”

  是不是好,秦逸不知道,但此时还能说什么

  科洛也知道不公平,但还有什么比这样的结局更让人伤心难过的

  关于苏萨,科洛说的没错,她在哭,车子启动后,泪水就再也止不住往下流。

  “啪嗒啪嗒”

  她胡乱抹一把,逃跑一样,把皮卡开得飞快,不想让后面的两人看到自己这副摸样。

  泪水花了眼,前路都变得模糊,就像她此时的心,看不清远方。

  “嘎”

  苏萨勉强开着车子,刚拐出牧场小路就猛地停下来,公路两侧的灌木挡住了秦逸两人的视线,已经看不到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