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三)(1/2)

加入书签

  何伦收好针管,仔细看了两眼已经在药物作用下熟睡过去的叶檬,转头无奈的叹息:“我放了适当的安眠药,够她睡到明天了,等你把一切处理好之后,再回来看她也不迟。”

  就在刚才,叶檬不依不挠的要问出真相,现在好不容易睡了过去,顾连筠却并没有松一口气的感觉妲。

  “先出去。”

  给叶檬盖好被子,顾连筠示意何伦一起出去。

  尽管她睡得沉,两人也尽量把动作放轻,以免吵到了她,关门声呼吸可闻。

  而在门外,何伦整张脸都垮了下来,“你真的要为了她改变最开始的目的吗?窀”

  “一开始,目的就没有变。”顾连筠解开袖口上的扣子,深邃内敛的眸光内一片死寂:“只是这种方式能让我觉得收获更多,也更有意义罢了。”

  “那你想好顾家的退路了吗!”

  何伦急低吼了一声,立即收到了一枚警告的眼神,当即瞥了一眼紧闭的卧室门,压低了声音,却无比担忧。

  “当年的事,顾家也有参与。”

  “这不用你管,今晚把你找到的东西整理一下,明天一早给我。”

  何伦还想再说,这段时间来一直藏在c市收集证据,每到手一份证据,他就多一份优怕。

  从踏足医学这个行业起,他便一直跟着顾连筠,也知道那些东西,对顾家,对顾连筠,具有多么可怕的覆灭意味。

  他一直以为顾连筠做这些,只是为了手握把柄,以此来掌控另外几家,直到现他的另外一个身份。

  正义。

  在自己家人面前,却是不孝。

  如此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到收手时,他又做出了另外一个决定。

  而这个决定

  何伦看了一眼身后的卧室,终究是没有说什么。

  “算了,既然你都想好怎么做了,我和苏截会在背后帮衬你,但愿结局不会太糟糕,想做就放手去做吧。”

  何伦走后,顾连筠没有回到主卧,而是去了西贝的房间,在床边坐了两个小时才离开。

  翌日,叶檬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头脑昏胀,完全分不清什么时辰了,可浑身却十分舒坦,想来睡了个无忧无虑的好觉。

  她随手抓了件外套穿上,踢着拖鞋去了客厅。

  给自己倒水的时候,听见了开门声,满身酒气的程馨予走了进来。

  叶檬被空气里浓厚的酒气给刺激得完全苏醒了,急忙叫终点阿姨去煮姜汤。

  程馨予与她擦肩而过时,身形摇摇晃晃,叶檬伸手要去扶,不想落了个空。

  前者似乎没有注意到她,兀自往沙上一躺。

  叶檬端着调好温度的姜汤走过去,“你这是怎么了,喝这么多酒。”

  姜刺鼻的气味钻进鼻孔里,程馨予半睁着眼,还没看清楚是从哪个方向飘过来的味道,突然胃部里一阵翻江倒海,捂着嘴干呕起来。

  叶檬只好把姜汤暂时放在茶几上,伸手拿过垃圾桶放在程馨予面前,可她却不吐了。

  “到底怎么了?”叶檬追问,突然想到昨天的记忆,她被顾连筠抱着离开的时候,程馨予留了下来,说的那些话,“难道你?”

  程馨予往胸口拍了拍,勉强顺了气,双眼稀开一条缝,毫无焦距的视线扫了过来,看清楚扶着自己的人后,痴痴的笑了笑:“是你呀,你没事吧。”

  这是叶檬想要问她的话。

  虽然两人的焦急并不多,见过面的次数用一只手也可以数过来,只因为她是西贝的妈妈,叶檬才会处处都不设防,也没想过要去防备,尤其是昨天,那副站出来拦截的模样,分明是在替她殿后。

  如果昨天再多点理智,叶檬一定不会让顾连筠就那么带着她离开,而是会拉着程馨予一起走,那样也不至于会看见她这副模样。

  募的,脑海里一个可怕的念想冒了出来,叶檬扶着程馨予躺好,还没调整舒服的姿势,着急的开口问:“昨天凌宇是不是为难你了?”

  “他?”程馨予讽刺的冷笑,“他还没有那个本事。”

  顿了顿,表又变得哀伤,“不过,我会亲手害死他,我把所有致命的资料都交出去了,他完了,真的完了”

  “谁完了,你在指谁呢?”叶檬离得近,也没有完全挺清楚她那些呢喃一般的话语。

  程馨予攸的抓住了她的手,被醉意给迷蒙的黑眸不知何时恢复了少许的清明,以那样灼灼而不带敌意的视线看着她,说:“知道么,我一直很羡慕你,你嫁了个好老公。”

  “你肯定不会知道,我到现在,还喜欢着顾连筠、”

  早晨八点的天气是最温和的,天幕上漂浮着的云彩悠闲移动,就好似晨时的上班族,手上拿着温温热的星巴克,悠闲的往公司里走去。

  然而,je的员工在这天却异常的忙碌,整个公司上下弥漫着一股无形硝烟的味道。

  因为公司迎接了几位特殊的顾客。

  c市安瑞集团的总裁安炳柱,盛亚集团的总裁叶振涛,顾氏董事长顾老爷子和顾远廷,以及美国神秘富商jion。

  je的员工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大人物一同来公司,平时更是一眼都难以看见这些处在食物链顶端的人们,人人脸上皆带着认真谨慎的神,工作比平时更加认真。

  能够让这些人一起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心思敏捷的员工默默的往电梯看了一眼。

  电梯上的数字正好停在了十六楼。

  程馨予喝了姜汤,酒醒了大半,揉着太阳穴一副难受的模样。

  叶檬劝她进房间去睡一觉,她却不肯,略显歉意的看来:“刚才我说的话,你没生气吧。”

  叶檬大方的摇头,“醉话罢了,再说了,你要是对他还有的话,也不会每次看到我都那么开心的模样。”

  程馨予笑:“对啊,我对他也只不过是喜欢罢了,除了喜欢以外就没有别的感了,我对任何一个关心照顾过我的朋友,都会自内心的喜欢。”

  “倒是你。”语气攸的一转,她轻轻抓住叶檬的手,捏了一下,“知道我每次看见你,都在想什么吗?”

  “什么?”叶檬顺势接下一句。

  “我在想”只说了几个字,程馨予懊悔的住了口,而叶檬却显然在意了起来,她叹口气,所幸说了出来:“我在想,当你知道真相后,会不会还生活得那么开心。”

  叶檬一震:“什么真相?”

  程馨予摇摇头,似乎并不打算立刻告诉她,而是问了另外一个问题:“西贝刚过来的时候,你没少吃醋乱想吧?”

  叶檬没有回答,既不承认也不否认,最开始她的确又那种想法,毕竟刚结婚才建立起了感,凭空多出一个前妻的孩子来,任是谁也不会开心起来。

  她不回答,程馨予也知道答案,她抬头往楼上的次卧看了一眼,满目柔的母爱顿时显露出来。

  “那时候我已经被他给盯上了,孩子跟在我身边,只会有危险,这是世上,唯一能保护好西贝,还能不被疑心的人,只有顾连筠。”她说这话的语气十分无奈,既愧疚又心酸,好似当初是在走投无路的况下在做出的决定。

  叶檬不禁又想起了昨天的那一幕,小心试探着问:“你说的他,是凌宇?”

  程馨予募的抬头,“你怎么会知道?”

  顿了顿,又说:“顾连筠全都告诉你了?”

  叶檬正想要回答,可看她这反应,应该还不知道昨天凌宇拿西贝的头做了dna,不知怎的,居然鬼使神差的点了头,却不说话。

  程馨予又接着追问:“那你,能原谅他?”

  鼻尖萦绕着散也散不去的酒味,叶檬突然觉得太阳穴的位置突突的跳动,刺痛感一直蔓延至全身。

  如果程馨予多注意一些,就能现她背在身后的双手逐渐趋近冰凉。

  某种事实即将要摊开展现在眼前,叶檬分不清此刻究竟是什么绪,只觉繁杂纠结,二程馨予双眸紧盯着她,似乎是要找出一点破绽来。

  不说话,只会觉得她是在犹豫。

  而片刻后,叶檬轻轻的点了头。

  因她这一动作,程馨予看着她的眼神完全变了,“你跟我来。”

  话落,人已经站了起来,往书房的方向走。

  一碗姜汤下肚,刚才又说了许多话,神智清醒了许多,完全能分辨得清自己正在做的是什么。

  既然到了这一步,叶檬也完全没有责怪顾连筠的理由,各种过程虽不得而知,肯定也是又误会存在,她不打算再隐瞒下去,这段日子以来强装欢笑,躲着不见儿子,尽量少来往,长久是思念和被跟踪的压抑全部涌了上来,她也需要找个人好好的抒一下,说说心事。

  可她没有想到,叶檬是故意造成了这种已经了解了全部的假象,而程馨予的反应,更是坐实了内心的猜测和怀疑。

  直觉告诉她,程馨予口中所谓的真相,也许和母亲有关。

  再联想起之前,顾连筠曾有几次试探的询问过她关于母亲的事,只可惜她也不知道,所以没有一次回答得上来过。

  不由得,看着渐远的女人背影,眼神逐渐转冷。

  进了书房之后,程馨予在电脑下的抽屉里翻找了一阵,叶檬刚好走进去,按开了墙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