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冬日的街头,阳光难得这样温暖。

  身侧车辆川流不息,林诺继续向前走,直到双手被握住,听见浓浓的关心:“怎么手这么冷?”

  她应声抬头,似乎被淡金色的阳光晃了双眼,一时恍惚地“啊”了一声,仍是呆呆地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回到公司开部门例会,小小的会议室里暖气充足,林诺这才缓过来。双手放在桌上交叉互握,感觉到指尖一点一点温暖起来,可心里仍觉得异样,老想着那双泛着血丝的眼睛和他明显憔悴的神色,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后来竟然渐渐心气躁浮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旁边有同事拿手肘轻轻碰她:“老大在看你呢。”

  她一惊,侧眼偷偷地瞄去,连忙收敛心神。

  因为公司前阵子人事有些变动,这次会议拖得尤其久,快结束的时候手机开始在口袋里无声地震动。

  部门老大还在作总结发言,想到刚才的眼神警告,林诺伸手进去直接掐了电话。

  可是没一刻,对方再度打来。

  她叹了口气,不去管它,那人显然毅力二十足,腰侧被震得直发麻。幸好这时会议散了,她如获大赦,出手机看也不看地接起来:“哪位?”

  “是我。”

  立刻听出是徐助理的声音,她顿了顿,问:“有事吗 ?”

  似乎因为焦急,她的话音未落他便接着说:“江总下午突然吐了血,现在正送到医院抢救。”

  她没听清,脑子像是蒙了一下,心跳却已经摆脱了控制,一下生似一下,一下快似一下,击在腔上隐隐生疼。

  “什么 ?”她呆呆地问。

  其实不是没有听清,只是反应不过来——仿佛被吓倒,明明会议室里暖气充足,她还是觉得冷意倏在袭来。

  耳边便又听见徐助理说:“林诺,我也不知道该不该通知你。”然后仍是报了医院名和地址,又问:“手术还没结束,你要不要过来 ?”

  最后她手指微微颤抖地挂了电话,飞快地跑出去。

  途中遇上修路堵车,挖掘机在窗外卷起浓密的灰尘,漫天盖地,面前的车子排得如同长龙,只能缓缓往前移动。她等得不耐烦,呼吸不自觉重了些,那司机是个中年人,转头说:“别急,过了这段路就通畅了。”

  赶到医院的时候,江允正已经被送入病房,徐助理说:“是急胃出血,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下午从外面回来,刚到办公室坐下来没两分钟就吐了血,止都止不住,一群秘书都快被吓死了。”其实他说这话的时候,也面有余悸,林诺不禁问:“怎么会这样 ?”江允正的胃不好,可是以前也没这样严重过。

  “医生说这是身心疾病,平时疏于调养,再加上心理压力,突然发作并不稀奇。”他停了停,证据微沉,“公司这段事情太多,江总上回出差回来状态就已经不好,谁知前天夜里他母亲又去世了,上午追悼会才结束。”

  林诺脑子里嗡地一下,如同雷同,好半天才缓过来,皱着眉讷讷地问:“他母亲去世了 ? ”

  当初与江允正一起,也曾去医院探望过章去茹,这个年纪又正病着,仍能美丽又优雅的女人并不多见。

  她之后也惊叹,可江允正只是淡淡地笑。她知道他们母子的感情是真的好,因为在章如芸的面前,江允正的脸上的神情总是温和的,收束了平日里冷厉的锋芒,就像最普通寻常人家的子女,承欢膝下。

  她突然就想起了之前在街头见到的那个他。

  原来并不是错觉。

  原来他是真的难受伤心。

  当时他用那样疲惫的眼神看她,欲言又止,最终也只是若无其事地说,我顺路来看看你。

  她就那么傻,真的被他骗过去。

  其实一切都是那样明显,那些要他眼底空泛而盛大的悲哀,还有他的语气,原来也是低哀的,只是他隐藏得太好,而她一味想逃,竟然没有觉察。

  ——他在自己最艰难难挨的时候去找她,她却什么都没有察觉。

  病房在话的时候也呼出大团大团的白气,可是声音还是那么平静。

  她怔住,见他又极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