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8(1/2)

加入书签

  曰:“看吧,但凡对灵力敏感之生物,便有所感。”

  众人听罢此言,方知端的,知晓此屋有那蹊跷,随即将各处细细搜寻一回,连带着房中各个旮旯皆不放过。随后只听三王子开口道:“诸位且来一视,可是此物?”

  朌坎闻言,挤到三王子身畔,弯腰一看,只见在床榻一不易为人觉察之处,正赫然藏着一只漆黑油亮的蜘蛛,虽然六足发僵,已死多时,却仍是张牙舞爪、身有毛刺。朌坎从身上掏出一张丝帕,将那蜘蛛从地上抓起,摊在掌中探视一回,一面说道:“不错,此物正是虫蛊。此蛊以尸液浸泡,喂食各式活蛆虫卵,剧毒无比;那降咒之人于午夜寅时之时,令此物接触被害之人,令人中蛊,三日后发作,正是降头术中的虫降之术……”

  众人听罢这话,皆只觉毛骨悚然,冷汗直冒,那祁焦明的家人直到此时方知家主乃为人施展邪术所害,登时呼天抢地、稽颡泣血。

  朌坎见状,亦觉心下哀戚,待出了半会儿神,复又说道:“虫降之术虽能致人死地,然却是降头术中的低阶术法,好处在于上手容易、且无需知晓受害人之姓名八字便可施展;然不足之处在于易留下蛛丝马迹,便如这等蛊虫不及回收,便落下线索……”

  正说着,便见一妇人走上前来,对祁归飞磕头道:“大人,您千万为咱家做主啊!当家的平日里与人来往,结识的人虽多,却是无冤无仇……此番不知是哪里来的贼作死的歹徒,施这昧良心的妖术,坑杀了他这等好人……”

  祁归飞令人将妇人扶起身来,一面口头担保定然擒获真凶,与众人一个交代。

  朌坎从旁闻见,随即念起一事,说道:“从这蛊虫可知,这凶手与了之前谋害祁山鹰的乃是同一人……”说到这里,朌坎忙又步至那妇人跟前,施了一礼,问道:“请教焦明娘子一回,这当家的可认识居于雍城之下的祁山鹰?”

  那妇人闻言,方抹了眼泪,将跟前的朌坎打量一回,未答此言,先问道:“这位大人不像本国之人……”

  朌坎忙答:“在下乃巫咸国巫祝,据闻这施术为害之人与我灵山有几丝关联,遂专程协助廷尉大人调查此事。”

  那妇人闻言,转头望向一旁的祁归飞,见其首肯,方放下戒心,答道:“当家的做了二十年的酒楼掌柜,结交认识之人颇多,我亦不知他是否认识大人口中所说之人……不过我知晓此人定然未曾来过家里,但凡当家的领了外人回来,皆需我做菜烧饭……”

  朌坎又问:“那当家的可有与贵国五王子有那往来接触?”

  此番那妇人倒答得爽快,闻罢朌坎之问,径直摇首道:“五殿下那等尊贵之人,如何是能轻易结识的?据闻五殿下乐善好施、广交好友,然当家的不过这雍城之中的一介草民,如何能与五殿下相识……”言毕又自顾自对天哭喊一回,“鸟身龙头神啊!便如五殿下这般人物亦遭那天杀的毒手,常言道‘好人有好报’、‘神祐众生’,天地鬼神啊,你何时将那天杀的孽障收了去啊!……”

  朌坎一面闻听那妇人之言,一面心中暗忖:“这可不妙了,本以为这桩连环杀人案的受害人之间,定存在些许关联,正可从中寻出凶手的线索,不料受害人之间,竟彼此不识,毫无关联,难道这当真只是无差别杀人吗?……”

  一旁三王子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