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5(1/2)

加入书签

  即惊呼一声曰:“天神降临!”言毕,便已跪拜行礼。

  这边朌坎并三王子见罢此举皆是大惑不解,二人面面相觑一阵,朌坎心道:“不对恩人使那好脸色,偏对自己同类抱那好感,真可谓是物以类聚、同类相亲……”然朌坎仍回过头来,询问那妇人缘故。

  只见那妇人抬起头来,将满怀崇敬之情的目光投向三王子,解释道:“这位大人所生之翼正是传说中之风雷翼,不料我一介平民,竟能亲眼目睹此景,已是死而无憾……”

  朌坎闻言,大感意外,拿眼上下打量三王子双翼,道声:“呵,瞧不出殿下竟有这般能耐”

  三王子亦不解此番是何状况,闻罢朌坎调侃,干咳一声,正待询问个明白,便闻一声呼唤远远传来,在唤“殿下”。三王子二人忙不迭循声望去,正是云永,沿着那树干上缠绕的藤蔓一路飞奔而来。

  云永来到二人跟前,向三王子行礼,待礼毕抬起头来,乍见三王子胁后双翼,亦是大吃一惊。然又因女子国前车之鉴,遂有了心理准备,未若从前那般无措。很快回过神来,靠近三王子耳畔问了句:“殿下此状,莫非是血脉觉醒之故?”

  三王子颔首以示肯定:“大抵如此。”言毕随即问道,“此番你所查之事可有结果?”

  随后三人方沿云永来时之路往建木之上攀登,因羽民诸人皆生有双翼,遂于树上树下来往十分便宜,建木之上便未设供常人攀登所用之阶梯。惟有那绕树所生之藤蔓,可权作攀登之用。

  只听云永说道:“一月以前,属下追随大王子二人踪迹,只见他二人出了女子国北境,随即分道扬镳,大王子北上回到中土国,临行前将句芒神弓交与那黑衣人,黑衣人则持弓转而向西。期间黑衣人召唤出蛟龙代步,幸而属下所乘坐骑乃殿下之驺吾,日行千里,方勉强跟上那黑衣人。一路跟随他进入羽民国,然待其进入建木之后,便失去其踪迹。属下只得于国中四处寻找线索,虽再未寻到黑衣人身影,然却发现了与巫祝相关之事……”

  云永一面说着,一面将他二人领至半中央的一所普通民居之中,推开房门,朌坎二人随之进入。而在进入房中的一瞬间,朌坎只觉似有阵阵冷风迎面袭来,止不住就此打了个寒颤,又连打两个喷嚏。一旁三王子见状,忙不迭扶住朌坎两臂,问道:“可是着了凉?”

  朌坎闻言,抬头对三王子笑曰:“无事,只突然有些心悸罢了。”

  随后三人只听从屋内传出哭声,随声望去,只见屋中榻上正躺着一人,榻边则围着一名妇人并两名子女,分别是一子一女,正恸哭不止。

  云永上前,将那榻上之人面上罩着的棉布掀开,三王子并朌坎探头一视,只见该人五官扭曲,七窍流脓,全身溃烂,死状甚惨。

  朌坎只瞧了一眼,便忙不迭将眼光转往一旁。只听云永从旁说道:“昨日结界大开,我方传信与殿下。正待从建木下来迎接,不料期间路过此家,方知国中又生出此事……”

  朌坎闻这话说得蹊跷,忙打断云永之言说道:“何谓‘又’?难不成这人命案不是首次发生?”

  云永见问,忙答曰:“此七窍流脓、浑身溃烂而死之事,这一月之间,已是生出三起了。”

  三王子并朌坎闻言,皆大惊。

  三王子随即问道:“你方才曾言,曾发现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