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2(1/2)

加入书签

  皆于黄昏之时在国中河畔相约,载歌载舞,燃放河灯,之后寻各自心仪之人互诉衷肠,结成佳偶。

  此番姚坤仪杀鸡宰羊招待他二人,又有别家知晓他二人在此的国民送了好酒好菜前来。用膳之时,前来围观探视之人将国主家厅堂围得水泄不通。在姚坤仪家中用过晚膳,朌坎与三王子便一道出了国主家门,往了这河边行来。

  臷国最长的河流名盼水,自西向东,横贯整个臷国,此番参拜商星之习便盛行于盼水之畔。因姚坤仪家离了盼水尚有一段距离,遂三王子与朌坎便辞别姚坤仪,谢绝其带路之意,自行步行前往。

  一路上,他二人自然而然谈起大王子之事,见罢大王子腰上玉佩,便知如今大王子已突破远望阶位,武艺更为精进。此外灵山怕是出了内鬼,有巫祝与大王子沆瀣一气,正是那黑衣人,朌坎与那人同为巫祝,知己知彼,怕是不好对付。而此番似是大王子等人亦以神兵为目标,只不知其目的为何。而当初黑衣人在灵山以六阳却刀开启阵法之事是否出于大王子授意,亦是不得而知。

  此番提起句芒神弓,只见三王子支颐说道:“彼时大王兄向我索要句芒神弓,我因事出紧急,彼时虽觉其中有甚不合常理之处,亦不及细想,如今再度寻思此事,方觉……”

  朌坎闻言,方顺着此言接道:“我记得彼时殿下寻药归国之时,并未携了神弓归国,而是将神弓交与云永携了前往奇肱国……”

  三王子听罢随即拍掌急道:“不错,异样之处正在于此!彼时除却你我并云永等随行出海之人,无人知晓神弓之事。待归国之后,我亦未曾携了神弓归国,按理国中之人对句芒神弓之事当一无所知,除非……”

  说到此处,三王子方顿了顿,朌坎闻言会意,二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说道:“除非我等一行人中混有奸细!”

  三王子颔首,接着道:“看来寻药之事大王兄是早有预谋,方派遣他之手下混入随从之中,以便监视我之一举一动。而神弓之事,亦定是由该人一并上报与大王兄……然无论此人为谁,当初一干人等除却你与云永,皆不可信。只万幸之事便是寻获水玉、突破朱雀之阵之事惟有我三人知晓,遂王兄索要句芒神弓,却尚不知晓祝融神矢之事,遂这神矢尚在我之手中……”

  一旦念起三王子以神弓与大王子交换自己性命之事,朌坎便觉心下感慨万千,五味陈杂。正不知如何接话,便忽闻一阵喧嚣之声传来,原来不知不觉间二人已行至盼水畔,此处已是人山人海,青年男女络绎不绝,于沿岸放置河灯。

  他二人寻了那江畔清静无人一隅席地而坐,朌坎一见此处年轻貌美之女子众多,便止不住春心荡漾,心潮澎湃,话未过脑便也脱口而出:“我喜欢臷国!!若是日后待我大仇得报,闲来无事之时,干脆携了家当来此定居!”

  三王子从旁闻罢此言,饶有兴味地对曰:“哦,你亦心仪此地?”

  朌坎笑道:“是啊,这里提倡恋爱自由,兼了美女众多,任君挑选啊”

  此话一出,便忽地为三王子扑倒在地。三王子钳制住朌坎双手,将朌坎压在身下,嗔道:“彼时是谁取诺曰‘愿以身相许’?何以半日不到便已尽弃前情?可欲始乱终弃?”

  朌坎闻言,以为三王子乃戏言,正待申辩一句曰“我那不过是一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