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6(2/2)

加入书签



  之后大王子唤来暗卫,命道:“唤梅月前来见我。”暗卫得令自去。随后大王子随手披了件外袍,起身往密室中行去。

  不过一刻工夫,便闻密室石门被轻声推开,随即一个人影闪身进入,黑衣蒙面。此番梅月亦是头回见到大王子衣衫凌乱之状,不复往日那般端庄整肃,正斜倚榻上,手持一爵,慢品豫城名酒殿司凤泉。黑衣之人大感意外,脚步稍滞,开口说道:“可是方才完事?寻此时议事,此举不似你往日作风……”

  大王子不答此话,惟招手示意梅月上前。梅月迟疑片晌,方揭下掩面黑纱,面纱之下露出一女子娇俏妍丽的面容。步至那榻前,不自在地侧身挨着那床榻边缘坐下,问道:“你此番前往挑战青龙之阵,可是顺遂?”

  大王子乍听梅月提起此懊恼之事,登时面色大变,将手中酒爵往那地上猛地一掷,酒液撒了满地。随后一把拽住梅月胳臂,将她用力拽上榻来,压在身下。

  梅月乍逢此事,骇得惊慌失措,双手奋力抵住身上之人,口中急道:“曦曜,你疯了吗?你欲做甚?!”说话间灵力运转,已唤出自己的召唤兽。

  然大王子全然无视那头顶飘浮的巨蛇,擒住梅月双手,说道:“梅月,我急需力量!此番我未能突破那青龙之阵,此阵乃水阵,寻常武士怎能于水下闭气这许久?我不知望鹤使了甚诡计方才突破此阵,然此世间,我最不欲负于之人,便是望鹤!……”

  梅月挣扎道:“即便如此,你我何种关系,怎可行此苟且之事?此举天理难容、人神共愤!……”

  大王子则打断梅月之言道:“你听我说,我不畏天亦不畏神,你我此番所谋划之事岂非逆天而为?为实现我之大志,即便天诛地灭,我亦毫不畏惧!灵山之上,除朌坤之外,便属你灵力最强,朌归妹不及你万一!”言毕亦不顾梅月挣扎,一把撕下梅月下身衣衫。

  梅月惊叫一声,双目噙泪,哭道:“曦曜,你已是酒醉迷心……你疯了……否则又如何会行出这等不齿之事……怎可如此对我……”

  正值此时,大王子忽地松开钳制之手,轻柔地抚上梅月面庞,凝眸而望身下之人,目光灼灼,含情脉脉,只听他说道:“这些年来,惟你知晓我之志向,助我筹划良多。若非你我这般身份,我定封你为后;你生而注定成为我的女人,惟你能助我!……此番我自会小心轻柔……”

  听罢这话,须臾之间,梅月透过朦胧的泪眼回望头上男人,泪光之中,男人的面容模糊扭曲,分外陌生,然亦依稀可辨其华胥氏一族男子所特有之俊骨之奇、麟凤之姿。耳闻那人口中少有的温言软语,心中一角终于塌陷。女人到底是渴望温情之物,在天旋地转般的痛楚之中,仰望头顶扭曲模糊的巨蛇之影,于半昏迷半清醒之间,始终惦念着他承诺的温柔。

  在惊涛骇浪将他二人抛至顶端之际,如逍遥恍惚之中,徜徉虚浮之境,朦胧中只见跟前的男人神采奕奕,叹息着说道:“梅月,你之滋味甚善,不愧为灵山除朌坤之外的第一人也……”

  事毕,大王子只觉浑身真气充盈,意驰紫巅。怀中搂着梅月之软玉温香,说道:“明日我即前往六兵之阵,先行突破弩之阵,随后方设法通过青龙之阵……”

  一旁梅月却道:“依我等之计,不过意在神器耳,

  如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