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1(2/2)

加入书签

危险万分,我怎忍心见你为我犯险?……”

  她听罢,怒而捶墙道:“难道我便忍心见你终日以泪洗面,而我却无能为力?!……无论成与不成,豁出去尝试一回,总好过坐以待毙!……”

  六公主:“舜英……”

  她接着道:“这些时日枯坐于此,我再难忍受!此番我自是前往舍命一搏,若我力有不济,便是殒命在外,亦好过我束手无策地见你逝于我之前……”说着又蹲下身来对六公主郑重吩咐道,“只我此去,不知何日能归,你却需待我,万望保重,勿要中途放弃!”

  六公主闻言,千语万言哽噎成一句,含泪说道:“你千万小心,我待你归来!”

  期间她费尽多少辛苦,经历多少艰险,自是不必赘述,只庆幸于灵山偶然邂逅巫朌朌坤。将缘由告知朌坤,朌坤亦是精于医药之术,方为她指点一条明路。随后朌坤又从她口中得知朌屯之事,知晓朌屯于女子国亦是安享晚年,心中倍感欣慰。之后她从灵山而归,终赶在六公主之疾漫延至脊柱以前,将祝余送至。

  六公主与五公主将那祝余服下,五公主乃因素来习武,身强体健之故,染疾较浅,此番服下良药,自是痊愈如初。而六公主相较之下则体弱身孱,遂染疾较深,若迟些日子服药,便是回天乏术。此番虽侥幸保住性命,然髌骨之下的小腿却知觉全失,永无行走之力,终身不离轮椅。此种状况,于六公主而言,无异于生不如死。

  不料性命得保,虽然万幸,却另有一事生出,更如雪上加霜……

  作者有话要说:

  《诗经?燕燕》。

  2《诗经?有女同车》。舜:木槿花。英:花瓣。

  3《诗经?苕之华》。苕:凌霄花。

  第52章 零伍贰 拈酸吃醋

  且说宫中这场疫病将将平息,国主却因操劳过度、忧虑交加之故一病不起,未过多少时日便也驾鹤西去。而宫中仅存两位公主,因年长之故,五公主风结香匆匆走马上任,代行国主之职。然因了王位并非己愿,心下终有不甘,期间再三欲将王位禅让与六公主,六公主因己身之疾,又如何肯受,遂再四坚辞。

  风结香如此这般勉为其难地代行国政三载,终至于忍无可忍,朔月之日于宫中留下传位诏书并了交与其妹的书信,随后便孤身遁出王宫,穿过结界,远走异乡。而接到此信的六公主宛如天塌地陷那般,失了主心,起初惟一心寻回五王姊,指挥国中甲士,日日于国境中搜寻,一月过去,皆不见任何成效。她每每入宫,皆能目见六公主急得六神无主,暗自垂泪的身影。

  终于,她不忍见此,于那一日,从母亲那处借来兵符,又将那张灵宝弓一并携了进宫。于六公主跟前跪下,手捧兵符道:“属下曾与殿下言,此身只为守护殿下而生,遂殿下留居王府一日,属下便任职王府侍卫一日;然时至今日,属下已改变心意。属下虽不才,愿承母之愿,待成为我国武艺最强之人,力逐护国大将军一职,守护吾主,护卫吾国!属下之言,兵符为鉴,若有违逆,天人共戮!”又将那张灵宝弓交还与她,道句,“彼时仅为殿下代管,此番自当物归原主。”说罢顿了顿,方道,“请殿下成全五殿下,亦成全自己。国不可一日无君,相较于五殿下,殿下方是我国最适宜之主!”言毕,行

  如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