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9(1/2)

加入书签

  罢了……”

  阿天孤:“……”

  风凌霄接着道:“何况人死不可复生,我等俗世常人,不同于阁下无启国之民,埋入土中而心跳不止。我等大限一到,则呼吸停止,心跳平息,灵魂离躯而往地府,再入轮回……阁下便是有那传说中不死国之不死药,可知人之灵魂一旦离身,即转入轮回。便是旧时躯体复活,亦无魂灵;而无灵魂之躯,又如何能称作人?而五王姊早已入土为安,灵魂入了轮回,投胎来世,有那不死之药,又如何能换回曾经的五王姊?”

  阿天孤听罢这话,终是仰天长叹:“这便是她曾言‘此世有憾,方盼得来世;正因人生有死,方有生;若无死,亦无生’……结香便是此世有憾,亦早已弃之,前往新的轮回,开始新的旅程;留在原处徘徊不去的,亦惟有我一人罢了……”

  风凌霄见状,本欲宽慰一言,然终是无话可说,惟道句:“阁下请节哀。此番既知阁下与五王姊之情意,我以女子国国主之名,诚邀阁下于我国作客,荆城醉斜阳将永远留有阁下之雅室卧榻!”

  阿天孤闻言,答曰:“多谢。”

  三王子见他二人谈妥,方询问风凌霄道:“国主,不知这水玉需如何使用?”

  风凌霄则道:“七弟可将这水玉佩戴在身,待午时日头正盛之时,以水玉吸取日光之阳气,将之转而吸入身中,只需三日,便能转化身中之阴性血脉,恢复如初。”

  三王子闻言,记于心下,又对风凌霄道谢再三。

  此番未过多久,众人便已返回荆城。待入了内城,远远地便望见风舜英正候于宫外。见众人一道前来,风舜英方迟疑一回,风凌霄问道:“舜英,你从边关赶来,却是出了何事?”

  风舜英见风凌霄对朌坎等人并不避讳,亦直言不讳道:“国主,我方探查得知中土国正集结大军,向我南部边境而来。昨日,我得知奇肱国已向其东部边境增派戍卫人马,我亦命副将风香玉时刻警戒,若有风吹草动,即刻遣人来报……”

  这边三王子闻罢这话,心生警惕,恐中土国是为擒获自己而来,随即开口插言道:“想必是王兄知晓我逃至女子国,欲借此对女子国发难。若此事因我而起,我自不会束手旁观,定然亲自出面,向王兄请罪,断不会连累贵国……”

  不料风凌霄闻言则摇首对曰:“非也,此不关七弟之事。在七弟入我境之前,我等已闻知中土国正向其南方边境集结军队,似有南下之意。我方命舜英率军前往黄池谷地驻守,以防不测。正因如此,舜英巡夜之时方于黄池邂逅七弟……”

  三王子听罢这话,方才明了来龙去脉。

  随后风凌霄方又转向风舜英道:“彼国虽有南下之意,然未曾宣战,我等自不可轻举妄动。此番我将于荆城调集人马,若探知彼国有妄图穿越结界之举,我将亲自率军出征,以御外侮!此外,亦需待朔月之时派人出使奇肱国,与国主商议协防之事。”

  风舜英接令,自去不提。而三王子则按风凌霄之法佩戴那水玉,以吸取日头阳气。

  次日,三王子于午时的日头之下待足时候,以便水玉吸取足够之阳气。事毕回住处,不料却见一人意外出现在此处,正是风舜英。此番正怀抱一剑,抱臂倚于客店的门柱之前,仍旧一袭箭袖长衫,束发戴冠,作男子装扮,两名少女侍立身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