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5(1/2)

加入书签

  下。

  而一旁观战的朌坎亦将此景看入眼内,随即高叫示警,然云永虽察,却已躲闪不及,眼见着那巨足便将从天而降,云永只得竖起方天戟抵挡,那珠蟞鱼之足则顺势踏在那戟尖之上,被刺了个穿。珠蟞鱼惨叫一声,抬起那一足,使力一甩,便将拽住方天戟不放的云永摔往一旁,跌了个结实,而那戟亦插在足上,拔不出来。

  这边目视的朌坎急得手冒冷汗,奈何己身灵力告罄,难以派上用场,否则便是灌注灵力与自家两鳝鱼,亦无需令云永一人孤军奋战。正如此念着,便见那珠蟞鱼再度转向跌倒在地的云永,将身后长尾一摆,飞速向云永迎面打来……

  另一边,阵中一时之间是万箭齐飞,尽皆向三王子射来,可谓毫不留情。三王子一面运起身法,于岩壁之上行走如飞,一面拔剑挥舞,挡下射来的羽箭。然这般在侧壁之上行走躲闪,既耗真气,更无法抽身还击,可知惟有进攻方为最佳之防守。

  念及于此,三王子只见那岩壁之上生有一株棪木,树冠硕大,枝叶浓密,随即心生一计,双足一勾,跃进那树枝上,顺手从枝上抓下一把树叶,暗施真气,将那树叶逐枚往水潭中央一掷。只见那把树叶尽数落于水面,铺成了一条长路,借由浮力,只如浮萍一般。而对面祝融只当三王子乃借由叶丛藏身,随即道句“愚蠢”,便将那万箭往树冠处射来。

  三王子则瞅准时机,待祝融瞄准这处,随即闪身跃出树冠,运起蜻蜓点水之法,足踏在叶片之上,一路往水潭正中跃来;一面从筒中取出一箭,搭上神弓,灌注真气,待行至那水潭正中,随即止步,转过身来,瞄准正对面的祝融,射出一箭。而祝融只道是三王子借由树冠藏身,断未料到他竟足行水面,跃至自己正面,遂已是躲闪不及,被三王子一箭射穿前额。随后身形化为齑粉,四散开去。而祝融所在这处,荧惑星大开,神矢亦掉落在此。

  三王子跃入水中,游至那水潭对岸,拾起掉落的神矢,与之前所得之神弓相互组合,威力自是更盛。最后方从荧惑星处出了阵法。

  阵法之外,朌坎见那珠蟞鱼以长尾攻击云永,而云永则被逼入死角,躲闪不能。情急之下,朌坎心念一动,此番灵力不足,残存不多,只得以仅剩的灵力召唤出一把梅花镖,随即便一股脑儿地向那珠蟞鱼眼前掷去。虽不得章法,难有杀伤之力,然那珠蟞鱼见暗器袭来,登时便将那长尾一甩,转了方向,弃了云永不顾,使力将那干飞来的梅花镖挡下。而云永则捡了这空隙,一跃而起,从腰上拔出佩剑,用尽全力,一股脑儿刺进那珠蟞鱼腹中。

  那珠蟞鱼顿时痛嚎一声,手舞足蹈地往伤处抹来,欲将身中异物掏出。这边云永手中已无兵器,只得闪身退后。不料那珠蟞鱼虽被长剑贯入身体,却因皮厚肉糙、体态庞大,尚不至于就此毙命,正痛苦嘶吼挣扎。而这边云永与朌坎二人已是武器用完、灵力耗尽,登时只觉束手无策。

  云永正待上前设法从珠蟞鱼足上拔回方天戟,便闻一人声传来,在道:“你二人速速退后!”正是三王子之声。

  他二人听罢喜不自胜,亟亟退至一旁。与此同时只见一支飞凫金镞箭破空划过,如火星穿空,似雷影现形,直直射向那珠蟞鱼,一箭正中那鱼眉心,那巨鱼刺入长剑之后尚还挣扎,此番被箭射中,则动亦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