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6(1/2)

加入书签

  之下。这般装扮之人,夜半之时来此穷乡僻壤、林深草密之地,若非有任务在身、潜行于此,便是戍边之甲士……”

  听到此处,朌坎方明了三王子之意:“若有任务在身,其身着甲胄只怕太过引人注目,如此看来,只怕正是戍边之士,何况我二人方从中土国逃至此处,此乃中土国南边之境,与女子国接壤,想必此处应为女子国境内。”

  三王子闻此言正合己心,遂颔首道:“不错,若我等按此线索搜寻,必有所得。”

  随后三王子整齐衣衫,重又束发戴冠,只如今身形异变,与了之前两样,原先着装便未免有那不合身之处。没奈何之下,三王子只得令朌坎为自己另行召出衣物。只朌坎念及三王子窘境,令他更生调笑之心,一面捂住腹部笑得前仰后合,一面召唤,一副好不正经之状。待三王子将那衣物展开,却见是一套蝶戏繁花的裙衫,登时黑了半张脸,一反往日喜怒不形于色之状,道句:“岂有此理!”

  朌坎头回见三王子破功,几近笑倒在地,一面挥手化去灵力,一面解释道:“抱歉、抱歉了哈哈,在下并非有意为之,只念及殿下现下之状,不经意便召出此物哈哈……”随后方召出一套中土国王族所着常服,递与三王子道,“其实殿下此番身着女服更为适合”

  三王子接过衣物,蹙眉对曰:“分明心怀调笑打趣之意,偏做那无辜之状,言语之间毫无诚意。”

  朌坎闻言,更是玩心大起,故作一脸郑重的表情,勉力敛下笑意,肃然说道:“殿下道我毫无诚意,我此番便对女丑起誓,若殿下日后皆作了女儿身,待我等平安返回中土国,我定于先王灵位前磕头,恳请先王允我娶殿下为妻”说罢转头对一旁的正穿衣着装的三王子回眸一笑,道句,“殿下意下如何?此番可有诚意”

  此番三王子虽知朌坎皆为调笑之语,然须臾之间,手中动作仍因朌坎那话有了片刻迟疑,三王子顿了顿,虽未答话,然神色却令人琢磨不透。

  待穿戴完毕,朌坎抱肘将三王子上下打量一回,笑曰:“殿下这般打扮,倒酷似那中土国女子女扮男装出行。”

  然三王子则瞻前顾后一番,摇首叹道:“这般身子,令人颇为不惯。”

  二人将三王子趁朌坎醒来之前寻来的野味吃了,随后朌坎召出盘瓠,三王子将昨日夺来的长剑置于盘瓠眼前,盘瓠嗅了一回,随即往前方奔去。他二人见状,立马跟上前去。

  只不想未行几步,一人从路旁窜出,迎上前来。朌坎正待召出法杖对敌,却见来人正是云永。原来昨日夜里三王子以符文传信,正是传与云永,彼时从海外归国之时,三王子便未令云永跟随自己回国,仍令云永潜伏于奇肱国待命。遂此番三王子府被围,云永方才得以免去灾祸。而三王子亦将句芒神弓交与云永代管,此番云永亦受命将神弓携来。昨日接信,连夜启程,彻夜通过结界,赶来此地。待到达此地,左右环视,惟见朌坎,却不见三王子身影,虽觉朌坎身侧女子分外眼熟,亦不敢贸然相认,遂只得暗中待命,直至此番金乌东升,天光大亮之际,方才出现。

  此番云永仍难以置信眼前之景,额上冷汗直冒,眼巴巴对了一旁朌坎求助,朌坎端了架子,视而不见,惟干咳一声,打趣一句曰:“云兄,此乃贵国三公主”

  云永闻言急道:“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