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5(1/2)

加入书签

  人也瞧不清,否则丢脸丢大了……一面又后悔自己先前着实不该多想,三王子还不如不答这话,正可免去这令人难为情之语;一面转念又想,自己如今铁定已经多想了……

  正值朌坎心下患得患失,如同煮熟之虾,兀自冒着热气,手中无意识扒拉着二蛇,专注上演内心戏之际,不提防间忽闻跟前三王子厉声唤了句:“谁?!”随即立起身来。

  朌坎闻罢登时回过神来,只听周遭响起密密麻麻的脚步声,心下咯噔一声,暗道遭了,不会被包围了吧?这些人可是冲着自己而来?这岂非将将约定,便要这般快得实现了?

  随后只见一众身着铠甲、手持利刃的武士围上前来,朌坎与三王子背对背而立,紧盯跟前众人,黑暗之中,瞧不清来人身份,惟清晰可感之事便是身后之人那坚实挺直的后背,令人只觉异常可靠。

  只此番他二人被围在正中,不知来人何意,未敢轻举妄动。而二人所在之处距离那生火烘衣之处尚有一段距离,待他二人立起身,被围困之时,便更未提防烘衣之处。随后只见那包围着的武士忽地从中分开一条通路,从人群之外,另一人从火焰一旁步至前来。那火焰的光便从那人足下的锦靴一路往上照亮,只见来人身材均匀修长,浑身包裹于甲胄之内,而面上则罩着一银色兽盔,将本来面目遮掩大半。

  待那人全然暴露于火光之下,便听身后三王子忽地开口叱道:“你,你从何拾得那玉饰?”

  朌坎闻声,随即转过身来,只见火光中那人一身戎装,观其甲胄,较周遭之人地位更高,手中正掖着一只锥形玉饰,正是三王子随身携带、从未离身之物。正因他二人离那生火之处有些距离,被围之时,方为对方钻了空子。

  不料那人闻言冷哼一声,嗓音清冷,却是较寻常男子更为斯文,对曰:“此乃女子国王族之物,我尚未询问你一异族男子,却是从何处得到此物?”

  三王子不答,脚下一动,已闪身跃至那人跟前,便欲夺回那玉饰。未想那人之敏捷竟不逊于三王子,见三王子飞身来夺,随即侧身一让,便躲过三王子一击;而闪身之际,猛然从腰际拔剑刺来,彼时三王子手无寸铁,只得偏身躲闪,被那武士反守为攻,落了个被动。那人持剑挥舞一通,招招往三王子致命之处攻来,三王子虽无兵器在手,全凭身法躲闪,倒从未被那人刺中。只这般僵持,三王子亦未曾从那人手中夺回玉饰。那人见三王子身手不凡,随即变招,一招横扫千军,紧接一计穿花度柳,硬生生将三王子逼退。三王子后退一丈,只道是自己若无兵器,实在难以从该人剑下争先,随即转了方向,闪身一掌击向身侧一人,那人猝不及防,长剑脱手,三王子飞踹一脚,将长剑踹上半空,身形一跃,飞身接过,随后持剑向那夺得玉饰之人攻去。不料那人见势不妙,方才一番缠斗,已知三王子身手不凡,此番又持剑在手,可谓是如虎添翼,那人不敢恋战,只一挥手,道声“撤”,话音刚落,便见方才围拢的众人四散开去,趁夜色逃遁,宛如溅落的水花一般,顷刻间便没了踪影。而那头领身形轻盈灵活,仿佛山间野兽,三蹿两跳地便消失在漆黑的山间。

  三王子本欲飞身追寻那头领,索回玉饰,然又念及朌坎一人在此,灵力尚未恢复,自己若离,撇下朌坎一人,只怕凶多吉少,遂只得放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