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1(1/2)

加入书签

  顶礼膜拜、阖目默祷。朌坎见罢此景,登时只觉四肢似是凉了半截,心下打鼓曰大公主特意吩咐需在半个时辰之内赶往玉匣宫,此番若他二人在此祷上一两个时辰,自己岂非要于此处陪上一两个时辰?如此勿论救人,只怕黄花菜皆凉了。

  石像前二人迟迟不见动静,正困于石像后的朌坎只不迭地念叨“快些离去、快些离去”,心下只道是若实在是束手无策,不若便将公主交与自己的迷药提前用掉,待之后入了玉匣宫,再另觅他法,此番脱身要紧。

  正待朌坎作此之想,从身上取出那药瓶将要揭开瓶盖之时,却忽闻从那殿外又传来一阵嘈杂的人声,在道:“咦,张校尉,你来此,可亦是受殿下之令搜查刺客?”

  另一声音对曰:“正是,鲍校尉亦是为此而来?如此我们不若将两路人马合为一路如何?”

  那张校尉答:“甚合我意。”

  而殿中二执事闻声,亦迎将上去,一人说道:“我等是奉殿下之命,来此取六阳却刀。来到神殿之时,便未见旁人。”

  那鲍校尉则道:“虽说如此,我等亦需亲自进去搜检一回,方能确保无恙。”

  那原先二人闻言不置可否,里面朌坎听罢已是汗如雨下,蹲下身来抱头嚷嚷:“死定了,这回真的回天乏术,铁定被查搜出来……”正嚷了两句,忽地转了念头,计上心头。

  那两队禁军因那二人之言,虽云搜检,实则心下亦未曾指望此处真有刺客,不过是敷衍交差罢了。遂此番众人不过乱哄哄在那神殿之中随意检视一回,那取刀的执事早已去了,而朌坎却恰巧与了这干禁军身着同一服饰,正可蒙混过关。

  打定主意,朌坎只待有那搜检的禁军靠近了石像,便忙不迭从与那禁军相反的方向转出来,假装搜查之状,与那禁军招呼,那人见朌坎身着禁军服饰,虽是生面孔,只当他是另一队之人,亦不以为意,点头还礼。而朌坎便就此混入禁军之中,待两队人马草草搜检了神殿,方收队出殿。朌坎则跟随在队伍最末,瞅准时机,悄然闪身躲进一处山石之后,全身而退。

  此番脱险已属万幸,朌坎再不敢耽搁,对准玉匣宫所在直奔而去。所幸玉匣宫距离祭祀神殿并不太远,不过片刻便至。待到此处,方见此宫果真与别处不同,守卫众多,可知正是关押之所。朌坎藏身山石之后,四下里逡巡,只道是三王子不知身在何处,若无法混入宫中,自是无法救出三王子。

  随后蹲在那山石后苦思一计,双手无意识地往袖中揣去,不提防间触到二蛇那滑溜的身子,顿时得了主意,将那鳝鱼拎出袖笼,低声说道:“阿蚺,此事能否成功,便看你的啦你若成功,待我安全逃出后,定然买来活鸡喂食你!”

  随后便将阿蚺放下,阿蚺会意,蜿蜒往玉匣宫不远处行去。朌坎目测阿蚺位置,随后暗运灵力,阿蚺之躯随即增长变大,恰巧能令这玉匣宫之人目见。

  这宫前守备之人见山石后忽地窜出一条巨蛇,登时惊慌失措,朌坎便趁机从山石后转出,奔上前去嚷道:“不好啦,有怪物出现啦,你们愣着做甚?还不快去通知首领大人!”

  门前守备闻言,方如梦初醒,随即便往宫外跑去,朌坎便也趁机溜进那玉匣宫中,尚且不忘戏谑一句曰:“阿蚺,千万陪这干侍卫玩个尽兴啊”

  入了玉匣宫,只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