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6(1/2)

加入书签

  口里却着实硬不起来,只得轻声嘟囔着道句:“山哥,你如此对我,我日后将何以为报?”

  朌艮听罢不以为意,对曰:“说甚这般见外之言,言何报答?在这世上,但凡你好,我便也好了……”随后又将身侧那有些畏生的举父拉了出来,笑着说道,“你看,这岂非是你对我之好?还有你上回所赠之鹖鸟,我将它埋在屋后的野地里,倒时时探望,从不曾忘怀……”

  朌坎闻言,想说什么,偏又一句话也答不出,似是世间所有措辞,尽皆虚华,难以回报那真实盛大之情意。只得默默道了声谢,将包裹放进行囊底部。

  待到下山之日,除朌蒙之外的五巫一并前往相送,将三王子等人送至山下。分别之时,朌坤拉住朌坎又多番吩咐,朌坎强笑打趣曰:“师父,您老人家在山上之时是百事不提,待到下了山,才念起徒弟了,方行此临时抱佛脚之举……”

  朌坤任由朌坎耍那贫嘴,只说道:“此番你既护送三殿下归国,自当千万小心,时时留意,万不可粗心大意。待事情完毕,便即刻返回灵山,此地乃你修行之根本,自当返本归元。”

  朌坎笑曰:“是,谨遵师命!”

  此番又见朌坤的召唤兽腾蛇亦化为实体,飘浮于半空之中,难得地露了一回脸。朌坎伸手拍了拍腾蛇的翅膀,随后又趁机摸了摸,嘴里说笑道:“这么多年来,我总算摸到你了,小腾翅膀还蛮柔滑的,跟我那两鳝鱼不大相像……”

  腾蛇亦开尊口,说道:“朌坎大人保重,请万事当心,吾祈愿大人平安而返。”

  朌坎闻罢这话,扯住腾蛇的翅膀便不愿松手,对曰:“难得你也说了这些‘俗话’,真是百年难得一见啊难得一见……”言毕,终于狠心撂下手去,眼光刻意避开从旁淌眼抹泪的朌艮,又对灵山其余长老告别。之后转身背对众人,方佯装潇洒地一摆手,朗声道句:“我走了!告辞!”不待话音落下,便飞身上马,撒蹄而去,追上已行去数十丈远的队伍。

  待朌坎行远,腾蛇方靠近朌坤耳畔,低声说道:“吾主,中土国已现狙如之事,未曾告知朌坎大人知晓,当真妥当?”

  朌坤闻言反问:“知晓又如何?此乃天意,岂是人力所能干预之事?”

  腾蛇:“……”

  狙如,灾兽,兵祸的征兆。

  此番众人从灵山出发,行了三日昼夜,方至中土国中,期间朌坎因心下早有所知,遂此时便留了心,方才发觉中土国与巫咸国之间,自上回随朌坤一道前往中土国之时,便已无结界存在,原来自那时起,结界的松动与消失便已开始了。

  待到达国都豫城,朌坎方与三王子等人分道扬镳,前往城中偏殿歇下。临别之时,朌蒙特意唤住朌坎吩咐,此番可留在中土国几日,待灵药制成,确保国主服下无恙,方一道归国不迟。朌坎虽惦记着之前自家师父早归的叮嘱,然既承朌蒙如此吩咐,亦只得应下,留待此处静候不提。另一边,朌蒙则需亲手炼制灵药,遂方与三王子一道进宫。

  当日午夜时分,有一人黑衣蒙面,从三王子府悄声潜出,沿着城中的阴影处,潜行至大王子府后墙一角,随后左右探视一回,避开巡夜的城中守卫,翻身入了墙内。不多时候,便见该人无声无息地出现在王府内一密室之中。此番密室中惟燃两只蜡烛,晦暗的烛光驱不散室中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