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9(1/2)

加入书签

  姜漓对曰:“姜汾之事,我自是五腑铭记,不敢忘怀,欠汝之情,今生图报。然汝为中土国王族,祖训在此,汝自遵循,如此我又当如何相信,汝将真心为异族着想?”

  三王子闻言摇首道:“将军此言差矣,祖训虽在,然在下既能存于此世,已是与祖训相悖。我族最重正统,我乃混血之后,遂我以为异族之间,亦可相安无事、和而不同。”

  姜漓闻言,登时恍然大悟,惊道:“这便是汝当初提议破除结界之真正意图?汝欲令大陆诸国从此相互往来,求同存异?”

  三王子颔首道:“不错。”

  姜漓见状兀自陷入沉思。

  三王子接着道:“你若信我之言,便依计与我合作,你亦知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姜漓闻言,暗忖良久,方颔首道句:“姑且信汝。”

  此事就此撂下,三王子方询问姜漓打探得如何,姜漓道:“青龙之阵往东行,过了几处险地,便逢仙山。寻常船只难以越过,好在我观汝等沦波舟乃专为渡海而设,凭此航海,兼了我等于水中引导,便可安枕无忧。”

  三王子听罢道句甚好,随后众人登舟,姜漓留下数名部从在舟前引导,自己则留在舟上指挥。

  此番航海,足足走了三日三夜,期间经过方丈、瀛洲二山,继续往东而行,方来到一浮岛之上。远看那岛,形如大鳌,姜漓道此岛被大鳌驮于背上,游弋于茫茫大海之中,需有缘之人,方能得遇。此番不过三日便已遇上,乃是因沦波舟正驶在大鳌游|行的路径之上。

  众人随即弃舟登岸,不料三王子、姜漓、云永三人刚离舟,便见从不远的海底潜来一只大鱼,其体扁平,形似树叶,正是大鯾鱼。那鱼猛地一跃,窜出海面,掀起一阵大浪,将沦波舟掀翻半个船身,抛离海面数丈高。而正立于船舱出口处欲登岸的朌坎便就势被抛离出去。

  岸上三王子见状,正待持剑冲将上前救下朌坎,却见朌坎在半空中被摔了个跟斗,一面翻着白眼,心下将鯾鱼的上三代祖宗诅咒了个遍:“该死的鯾鱼,我x你全家!靠,又要落水。”一面召出法杖,灌注灵力,大喊一声:“阿蚺!”

  只见阿蚺从朌坎袖中滚将而出,在半空中身形倏忽间增至巨大,在朌坎即将入水之前,将朌坎接住。同时长尾用力一拍,便将那体型庞大的鯾鱼击了个白肚朝天,昏死过去。

  此番朌坎趴在阿蚺头上,距离水面十数丈高,往地面瞅上一眼,登时只觉头晕目眩,险些口吐白沫,浑身抖如筛糠,双齿上下打颤,战战兢兢地开口道:“好、好高……我、我恐高啊……”

  将其余几名落水之人救起,再检视一回船身有无受损,幸而诸事无恙,方将沦波舟停泊妥当。期间朌坎则一直仰面躺于沙滩之上,做那挺尸状,以缓解惧高的怔忪。三王子另遣姜漓与云永兵分两路探查岛上情况。待吩咐毕,方蹲下身,探查朌坎状况,见罢朌坎脸色青黑,口中尚且语无伦次地念道,唇齿漏风:“看、看来这、这辈子都……都跟水过不去……不是畏水……便、便是有幸没落水,也能在水面上……上恐高……真、真是够了……”

  三王子见状,好笑地伸手握住朌坎之手说道:“如何了?可惜我未尝习得你灵山治愈之术,否则便能为你疗治。”

  朌坎闻言,后知后觉地转过头来,目光来回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