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4(1/2)

加入书签

  罢?!这煽动民怨与灌输信仰之举,能抵上xx大法了!”念及于此,朌坎心中竟生出几许观戏的兴致,随即转向身侧三王子悄声问道:“三……哦不七公子,这国主煽动民族情绪、重申历史旧怨,无怪乎这氐人国那般仇视中土国,你道是此番如何是好?”

  三王子则摇首对曰:“虽然如此,然到底不明就里,且静观其变。”

  期间只听那国主接着道:“……安土重迁、固守祖宗创立之基业,延续吾族文化,乃是神灵祖宗之教诲,吾族经久不变之传统!吾等与背叛吾族出逃之民势不两立,绝无姑息!”言毕,便见国主长臂一挥,竟有几分翻江倒海的气势,身侧红鳞守卫得令,转身向身后之人做了一手势,只见一队红鳞侍卫推着一辆囚车,从暗处行出。

  见罢此景,朌坎等人亦不禁从躲藏之地引颈而望,不出所料,那囚车之中捆缚之人,正是姜汾。只见那姜汾双臂被吊在囚车之中,鱼尾因遭受剥鳞之刑,已是伤痕累累,血肉模糊,令人不忍直视。

  此番朌坎即便只是远眺姜汾身影,只是草草扫视一眼,便忙不迭移开视线,口中喃喃念句“惨不忍睹”,手指更是痉挛般地拽住身侧三王子衣裾。

  却说此虽系朌坎无心之举,然三王子却未曾提防,觉察朌坎手中动作,先是意外,随后转念一想,只道是朌坎虽天赋超凡、卓荦不群,然到底因了年幼,见识尚浅,无怪乎会畏惧这等场景。念及于此,三王子方伸手将朌坎之手从衣裾之上放下,握于自己掌中。

  半晌过去,朌坎方回过神来,后知后觉自家之手被人握住,呆愣愣地转头一视,只见三王子已回过头去,正神情专注地目视着大殿之景。朌坎只觉己身如腾起火焰一般,坐立难安,抽回手不是,不抽回手亦不是,左右为难,心思倒也全然不在那姜汾之上。

  期间那囚车行至大殿跟前示众,红鳞氐人伸手一把揪住姜汾的长发,用力扯拽,迫其抬首,将面庞对准殿下众人,又示意一旁的守卫携来火把,照亮姜汾惨白扭曲的容颜。

  只听那国主随即抬手,指着姜汾说道:“此乃我族之叛逆,一月前妄图于朔月之日逃离青域而去;此等蔑视神灵、欺师灭祖之人,万死亦难抵其愆!”

  众氐人闻言,接口高呼:“赐死!赐死!”

  国主扬手止住众人,随即朗声宣判道:“将此人在灵恝大人面前枭首示众,以谢祖宗!”

  那殿前国主话音刚落,这边潜伏的姜漓已再难忍耐,随即一个摆尾,从暗地里蹿将而出,在空中一个腾挪,手举三尖戟,便向殿前的国主二人刺来,口中一面高呼道:“刀下留人!”

  未想姜漓甫一现身,姜漓手下亦随之而出。不料那守护囚车之人随即将囚车往后一拽,猛地拉出一个空子,随后事先埋伏于人群之中的王族守卫一拥而上,将领头之人正是右将军,黄鳞氐人姜淇。

  只听那姜淇大笑说道:“国主早知汝今日定来劫囚,早命我率兵埋伏此处,候你前来,以便能一网打尽!”

  姜漓闻罢此言大惊,左右环视一圈,只见自己所率十数名属下,尽皆为姜淇之人包围,方知自己此番是不慎落入国主所设圈套之中。虽咬牙暗恨,然念及胞弟惨状,却令他难以就此放弃。

  随后姜漓大喝一声,声如万顷巨浪翻腾澎湃:“弟兄们,与守卫拼了!大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