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2(1/2)

加入书签

  弱之日,方露出浮岛全貌。

  朌坎意识甫一恢复,便闻见从头顶传来三王子的声音在道:“阁下以如此方式,强行将我二人带来此处,实非待客之道。我等亦未曾稍有相抗,如今阁下可否告知,到底有何目的?”

  那黄鳞氐人闻言,方作揖赔礼道:“我乃氐人国上将军姜漓,此番因恐二位落入国主手中,遂不得已出此下策,还望贵客恕罪。今日我国中正逢大事,今日之内国主亦无暇顾及别事,遂二位此番倒能平安无事。”

  三王子听罢问道:“汝既为国中上将军,为何竟违背国主之令,不令我等前往面见国主,却擅自将我等携来此处?到底有何目的?”

  只听姜漓对曰:“公子有所不知,此番我族危矣。”那姜漓留下此言,随即亦不多解释,惟邀请三王子二人前往将军府中议事。

  三王子闻言,垂下头来,拿眼向地上的朌坎望来。朌坎见状会意,随即立起身来,拍衣道句:“我已无事,可径直前往。”

  随后由姜漓亲自在前引路,又留下数名红鳞氐人护卫,一行人往将军府行去。

  一路上只见青域的建筑皆以白色珊瑚石为材修筑而成,各式家居装饰亦以珊瑚、贝类为主。然因了年代久远,早已失却昔年的光泽,尽皆黯淡。又见周遭海域鱼虾鲜少、水草贫瘠,亦不知因了何故。

  氐人国国姓为姜,国人皆以水域为名,氐人自下而上分为五个等级,以尾鳞颜色区分,分别是绿鳞、蓝鳞、红鳞、黄鳞以及银鳞。只见来来往往的氐人之中,蓝、绿鳞居多,红、黄鳞则少,更未见到有一银鳞鱼尾者,遂待三王子行过之时,那干氐人皆驻足回望,眸中惊奇万分。而令朌坎不解之事便是这随处路过的氐人之中,大多手持弓箭,呈戒备之状,却不知缘由。

  待入了府中,姜漓将三王子并朌坎二人领入密室之中,方才分宾主而坐。此番是三王子头回操控氐人之躯,可谓是万事不便,只得仿座上姜漓姿势,盘着鱼尾而坐。

  献茶毕,姜漓率先开口,询问三王子身份:“此番还欲请教公子,公子既非我氐人国子民,何以竟拥有银鳞血统,公子到底是何身份,来我氐人国又有何贵干?”

  一旁朌坎听罢这话,倒很是忧心三王子不知氐人国痛恨中土国之事,生怕三王子一个不留神,将身份泄漏引来杀身之祸,遂只一个劲儿向身侧三王子递那眼色。不料却闻三王子从容答道:“我姓风,名唤望鹤,族中排行第七。我母为女子国人,我从母姓,然因女子国不留男儿,遂自幼年起,便于大陆各国漫游漂泊,亦不知父亲是何人。我既具有氐人血统,这般看来,我父大抵便是这氐人国之人罢……此番我出海是为前往蓬莱仙岛,寻求仙药,救人之危。不料中途遭遇海难,我二人落海,漂流至此浮岛之上,不知竟是贵国领地……”

  却说朌坎本忧心三王子露馅儿,未想一席话下来,三王子倒将故事编得有模有样,听得朌坎是目瞪口呆,心下直管冷笑道:“呵呵,愚蠢的氐人们,孰不知你们平生最恨的中土国人、你们的世仇,如今正立在你们眼前,还是中土国的王族呢。”

  姜漓闻言,方颔首以示明了,说道:“原来如此,蓬莱仙岛的确在东海之中,前往该处,正需经过我国海域。”

  言罢又转向一旁的朌坎询问,朌坎则答:“我名朌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