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1(1/2)

加入书签

  近几年以来,因姬嘉月并了姬仲阳二人技艺无人能及,评选的最佳作品皆由他二人之作获得,遂这木作展会实则成为这二位王子之间的相互较劲。

  此次木作展会,在奇肱国举行,展会当日,奇肱国对外开放,有不少奇股国国民并异国之人涌入东梁城。城中设有展棚,两国技师将自己所制之木作安置在展台之上,供众人赏鉴。

  此番云寅朌坎并了随行之人皆前往城中展会观看,只见展棚之中已是人满为患,大部分展台皆已摆满木作,惟有展棚正中央最高的两处展台尚且空着,正是虚位以待。

  不多时,便见展棚北门大开,一行人徐步进入展棚,只见为首之人双腿独臂,容貌年轻,挥手令身后二侍从将一架木鸢抬上东面最高的展台。三王子身后云永附耳说道:“殿下,此乃奇肱国二王子姬嘉月。”

  这边云永话音刚落,便见展棚南门处一阵喧嚣,展棚中人群自动分散开,让出路来,只见道路那头,一行人正往棚中而来。为首之人年纪亦轻,生得单腿双臂,那单独的一腿站立之时宛如金鸡独立之姿,为行走便利,单腿之人皆制拐杖作辅。云永道:“此乃奇股国四王子姬仲阳。”

  姬仲阳等人入了展棚,亦命身后侍从将一制作精巧之木匣置于西面最高的展台之上,随后转过身来,见姬嘉月较自己早到,遂睥睨着姬嘉月的方向道句:“此番你竟已先至。”

  姬嘉月则冷哼一声,对曰:“既是本国做东,自是早到。”

  言毕,二人错开视线,俱别过头去,一副相看两厌之状。随后各自往东西入座,让开展台,令众人赏鉴。这边朌坎细瞧他二人之态,心内笑了个前仰后合,只面上还绷着,不敢泄漏分毫。只见那两人东西座位各据一方,貌似隔了老远,实则皆暗地里拉长了视线,细细打量对方的木作,一面又不欲令旁人瞧出,只看得是躲躲闪闪,好不辛苦。朌坎见状,心下已明了大半,只道是此二人果真便是传说中的傲娇,明明对彼此在意非常,却硬要犟着不说。

  之后由主办之人宣布投票开始,各位投票人将写有作品名称的木条投入大瓮之中,至日落时分为止。

  此番众人皆静待唱票时刻来临,期间朌坎百无聊赖地于展棚之中转了数个来回,只见其中的木作大多是日常所需之农具、兵器并了各式动物的仿真器具,皆由木材所制,做工精巧细致。待将展台之上所展木作皆细细看过,方才捱过这展出的半日。

  黄昏始降,唱票开始。虽说其中亦有少许投与他人作品的票数,然绝大多数的选票仍是投给了姬嘉月与姬仲阳二人。此番只见姬嘉月的木作乃是一仿真木鸢,以竹木为材,可用作战事侦察工具;而姬仲阳之作则是一机关木匣,因锁钥之术在本国并未发明多久,遂尚未普及,此机关木匣利用机关之术,可将木匣锁上,宛然是现代保险箱之雏形。

  二人作品皆有巧思,只最终结果大出众人意料,此番他二人得票数不多不少,正好相当。

  那座上二人见状皆难以置信,一并从座上立起身来异口同声说道:“此事断不可能,我之木作怎会逊色于他?!”

  可怜那唱票之人,闻罢此言将那大瓮前后里外皆搜寻了遍,亦寻不出多余的一票来。如此胜负未分的结果,成了个乌龙结局。只见座上二位王子皆是满面愠色,主办之人则一脸尴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