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30(1/2)

加入书签

  兼了你本具四方各族之血统,又是突破六兵之阵之人,遂能召唤四方神兽作为召唤兽……”说着复又仰天大笑,“哈哈哈,上天何以诞下这般异人?!此乃天要亡我也!”

  言毕,大公主驱使应龙,转身回了豫城,三王子令朌坎留待此处统领大军,先原地待命,由自己亲身追击大公主。言毕,即跨上青龙,从空中向大公主追去。而城中众将虽拈弓搭箭,对准空中的三王子,然无国主之命,亦不敢贸然放箭。

  此番只见大公主驱使应龙径直飞入宫中,之后三王子亦乘坐青龙追赶而来。宫中众人见状,无不惊慌失措,跌倒打颤。三王子正暗自提防大公主以防其诡计,便见大公主降于宫内梅林之中,那梅林正是大公主母妃昔时所居之所。三王子亦随之降下,打散灵力,复又召唤出方天画戟擎在手中。只见大公主行至一株梅树之下,这般时节梅树已是绿叶满枝,生机盎然。

  大公主背对着三王子,面朝梅树而立,伸出空着的一手轻抚梅树树身,竟全然不顾身后逼近的三王子,对着虚空自顾自说道:“曦曜,我们皆输了,天意如此,注定我中土国霸业难成……”

  三王子闻言则答:“霸业不成而王道可兴。和之道并求同存异,谁道此非我中土国所行之路?”

  大公主听罢未答,不过轻笑一声。之后大公主忽地伸手,向身后的三王子掷来一物,三王子见状,本能地挥戟一挡,将此物挡开。待那物落地后方才瞧清,那正是国主之印,此番撞在路旁的灵璧石之上,跌碎了一角。

  大公主已是回过身来,见罢此景,嘴角扬起一丝淡笑,说道:“这些年来,这国主之印有多少人求之不得,你竟将之挡开,当真乃异类。”

  三王子步至那国主之印跟前,弯腰将之拾起,吹散其上碎屑,对大公主说道:“王姊心意,弟心领了,然弟之所求不仅于此。”

  大公主闻罢这话虽不明了,却并未将疑惑问出口来,面上笑得愈发云淡风轻,缓缓举起法杖,做出施法之状。三王子见罢,亦忙不迭举起画戟对抗。却见法杖之上红光一闪,大公主浑身上下便燃起一团烈火,将她整个包裹在内。

  三王子见状亟亟召唤飞廉,欲令其喷水灭火,却无丝毫效用,方知此乃灵力之火,非凡水可灭。只听火中大公主的声音传来:“族中惟你一人,你好生去做……待我去后,将我之骨灰葬于这株梅树之下,无需葬入祖茔。”

  须臾之间,那灵火便将大公主之躯焚烧殆尽,骨灰遍撒梅树之下。三王子正待将大公主骨灰装入锦盒之中,却闻周遭响起一阵密集的脚步声,三王子随即立起身来,只见一队禁军手持矛戈,闯入宫来。

  三王子亮出手中的国主之印说道:“国主已是火解,如今国主之印正在我之手中!”

  众军见状,面面相觑,无人敢动。

  三王子随即下令:“大开城门,令众将进城!”

  ……

  之后三王子云寅登上中土国王位,作为中土国继云辰之后的第二十九代国主 。登基之时,昭告天下,此番正是混沌大陆破除结界之后,众多国家之臣民头回越过国境,前往别地。正是万国来朝,八方咸集;万里乾坤固,千年王道昌。乃中土国自第二十六代国主云丙就任首个大陆盟主之位之后,最为盛大之景。

  此番以夸父国为首的诸国,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