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3(1/2)

加入书签

  自己人!”

  说着眼光无意识地四处溜达一回急寻对策,不经意间瞥见三王子变异的躯体与那莫名生出的虎尾,登时灵光一闪,心下明了三王子为何会忽地态度大变,欲杀自己灭口的理由。可知中土国最重血统,一律视血统不纯之人为异类,这三王子身体出现这等异化之状,定是血统有异,此事又如何能令他人知晓?由此他方才想就此杀了自己一了百了。

  见那戟尖又逼近自己几分,朌坎忙拿眼直视三王子,不躲不闪以示诚意,说道:“今日之事我断不会泄露出去,全当未曾发生过!”

  见三王子尚不肯信,朌坎忙不迭举手诅咒发誓曰:“后土在上,我朌坎以女丑之名起誓,若将今日之事泄漏半句,定然身陷虿盆,为万蛇所噬!”

  却说之前尚且蜷缩在朌坎袖中装死的二蛇闻罢此言,慢吞吞地探出头来道句:“吾主,汝深受众蛇青睐,如何会为蛇所噬?”

  朌坎闻言,忙道句“要命之事,你俩别出来添乱”,一把将二蛇塞回袖中。随后抬手,暗运灵力,一道柔和的蓝光随之而出。朌坎将之施与跟前三王子身上,只见三王子身上所有异状尽皆消失不见,恢复如初。

  三王子见状,亦是大感意外,问道:“此乃何术?”

  朌坎则答:“不过我国的疗治之术罢了,我权且一试,不料当真起效。”

  这边三王子方稍稍卸下心防,将那恶煞之色收敛些许,目光中的杀意渐去,转而以满含深意的眸光审视跟前的朌坎。只见朌坎以手中树枝架住戟刃,又哪里能抵得过戟刃之锋利,随即便断了半截,三王子哑然失笑。朌坎见状,方讪笑着撇了树枝,另一手一挥,散去灵力,三王子手中之戟便随之化去。

  这边三王子虽惊讶朌坎之举,然并未追究,算放过朌坎一回。而朌坎心下虽疑云丛丛,不知三王子此番为何会孤身出现在城外的六兵之阵附近。而观之前中土国对待异国之人的态度,断非能令异国之人随意行动,由此那干黑人又为何会凭空出现在中土国的要地六兵之阵附近?与二蛇之前感知到的灵力又有何关系?且何人因了何事会谋害三王子?朌坎虽作此疑问,然却自知此乃宫廷隐秘之事,知道得越多,只怕越难脱身,何况自己本已被人盯上,自身难保。遂此番在三王子跟前倒也不声不响,不发一语,全当今日之事未曾发生。

  随即将飞菟召来,以便乘坐此骑返回城中。见三王子在旁,朌坎只得依礼邀请他一道乘坐。三王子首肯,随即翻身上马,身姿潇洒。执起缰绳,只见飞菟起昂,长嘶一声,威风凛凛。一旁朌坎看得目瞪口呆,心下喋喋不休道:“靠,这马我骑了这许久,怎的从不见这般威风过?!这是连牲畜都能识别主角光环吗?……”

  三王子见朌坎只顾呆傻地立于一旁,久不上马,随即伸出一手,伸至朌坎跟前,朌坎见状,懵懵懂懂地伸手回握住三王子之手。尚不知其意,便见三王子稍一使力,将手一拉,便将朌坎拉上马背,落在三王子身后坐下。

  三王子放开手去,淡淡道句:“坐稳了?”

  朌坎尚未回过神来,只随声答曰:“嗯、唔,坐稳了……”

  话音刚落,便觉胯下坐骑撒腿而去,朌坎因惯性一阵后仰,差点没就此摔个倒栽葱,情急之下只得伸手拽住跟前三王子的衣摆。又一个向前,直接仰面撞上三王子结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