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29(1/2)

加入书签

  醒醒!阿淼!”伴随着一只毫不识趣之手不断推攘自己肩膀。

  阿淼终于不胜其扰,睁眼醒来,基友那张正翻着白眼的面庞便映入眼帘。阿淼揉着双眼,迷迷瞪瞪地问了句:“你怎么在这里?”

  基友闻言甚是恼怒:“什么叫我怎么在这里?分明是你自己硬跟着我来的……睡了一觉,别是将本来便不大够用的脑子睡傻了吧……”

  阿淼对基友之言听而不闻,脑中尚还反复回放着金戈铁马、疆场厮杀的画面,然待他转头四顾,却见自己正身处图书馆的自习区之中,除却自己这一全然不在状态之人外,周遭众人皆是一副埋头苦读、刻苦用功之状,令此时的自己显得分外格格不入。

  阿淼尚未回过神来,口中径自喃喃自语道:“我方才不正身在一异世界之中,指挥大军、冲锋陷阵,现在怎么又在这里……”

  对面基友闻罢这话,已是气不打一处来,对阿淼的不在状态忍无可忍,随即恨声骂道:“阿淼同学,今天晚上就要进行《民俗文化学理论》的期末考试,你所剩的复习时间便惟有下午的这几个小时,再不抓紧时间的话,你就等着下学年继续与袁老头亲密接触,享受他的细心栽培吧!”

  阿淼闻言,方才迷迷糊糊地回过神来,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忙不迭坐正身子,亟亟伸手将之前为睡觉而推开的笔记拉回,摊开放在眼前,摆出一副发奋苦读之相。然而待眼光从那白纸黑字之上扫过,却并未将之读进脑中,此时他心下反复回闪的,仍是朌坎、云寅、云巳等几个名字以及心底那按捺不住的强烈悸动。

  半个小时过后,阿淼终是捱不过,抬头轻声询问对面基友道:“老兄,我问你个事儿!”

  基友一脸冷漠,头亦不抬,随意应了句:“啥事?今天晚上考试的地点在四号楼4502。”

  阿淼则道:“我不是问考试的事!我想问那天我不是被雷劈晕了吗?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都不记得了……”

  基友闻言暗自翻了个白眼,说道:“我看你是真撞傻了,你还别不信!什么被雷劈?你那天分明是下课后和我一起去食堂,你打伞不知道看路,结果一股脑儿撞上了电线杆,晕了过去。当时还是我将你背去的校医院……”

  阿淼则道:“这么说来,我其实根本没有穿越……”

  基友听罢这话大感意外:“什么,穿越?”说着呵呵冷笑一声,“以为穿越就可以逃避袁老头的期末考试了?想得美!”

  阿淼闻言,仿佛一盆冷水兜头淋下,如梦初醒:“也是啊,还是要考试……”

  基友听罢,重重冷哼一声:“你总算明白了!袁老头的考试,挂人率极高,真亏得你还睡得着!……”

  然阿淼却觉心乱如麻,心思全然无法放在复习之上,脑中始终惦记这方才所做的那个离奇的梦,与那本名唤《三界》的。五分钟过后,终于按捺不住,忆起这里正是图书馆,里面肯定会有那本。一不做二不休,忙不迭前往借书区,挨着一个个书架寻到那本,就地倚靠着书架翻阅起来,心中既喜且忧,连手中动作亦止不住轻颤。

  忆起穿越似是从自己刚读到一半内容的时候发生的,阿淼随即将从中翻开,从记忆中断掉的地方接着,方才发现这本书其实是本异世界游记,从三王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