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26(1/2)

加入书签

  则,亲自率大军于豫城之外,与反贼决战,亲手将云寅斩杀,将头颅悬于豫城北门之上,以慰军民。

  于此同时,又有人将三王子所发檄文传入宫中,其上列举大公主从前种种罪状,包括她与先国主云辰合谋弑父害弟并于大陆各国造孽诸事,声称其德行不足以为国之表率,难以服众、不得人心,诸国因之怨声载道,会同前来征讨。

  大公主见此檄文,强作镇定,为安定众心,大公主更是于钟鼓神殿之中占卜问卦,卦象是上坤下乾,正是天气下降,地气上升之兆,是为泰卦,乃通泰之意。大公主见罢这卦象,心下大松一口气,暗忖这老天到底还是垂怜自己的,这卦象分明是吉卦。

  随后对众宣布:“我中土国国祚延绵千载,怎可须臾毁于一旦?反贼虽然势大,然我族乃中土轩辕之子民,血统高贵,天生高人一等,怎可败于一干乌合之众之手?老三乃异族蛮夷所生,自甘堕落,与夷狄为伍,非我之辈,今日便将是其末日!”

  众人闻罢此言,欢欣鼓舞,众志成城。

  下朝过后,大公主却未尝前往整备人马,却是坐车前往城中的二王子府,直至此时,二王子仍未从府中出来,参与朝政。大公主径自入了二王子府,府中执事之人碍于此乃国主,无人敢拦。待入了后院,只见满院之中,摆满了晾晒的书册,另一侧的院中,则是盆栽叠翠,奇石垒摞。大公主扫视了一回这院中之景,随后又提步往了书房而去。

  待此番入了书房,方见二王子立起身来,行礼迎接,口中说道:“国主大驾光临,臣弟未尝远迎,还望国主恕罪。”

  大公主打量一回二王子身上服饰,不过居家常服,未尝更衣着装,方知二王子极为敷衍,根本无心见她,遂道句:“我中土国正是远近闻名的礼仪之邦,何以王弟身为我王族中人,举止却荒疏失仪,成何体统?何况如今大军犯境,国家危难,王弟竟然不闻不问,成日在府中闭门不出,玩物丧志,是何道理?”

  二王子则道:“弟乃闲散之人,素来体弱欠安、缺谋少智,何及王姊运筹帷幄、腹有良策,自知难当重任,不如退而自守。”

  大公主闻言怒从心起,嗔道:“难道王弟便甘愿目见王位落于望鹤之手?!”

  二王子冷哼一声对曰:“于王弟而言,这王位是在王姊手中抑或是望鹤手中,皆是大权旁落,国祚将终,你二人皆是异族旁支之后,又有何差别?想我中土轩辕一族,秉持祖训,从不与那蛮夷沆瀣一气,自父王纳外族之女为妃伊始,便已违背祖训,从此我朝江河日下、人心不古。”

  大公主闻言,虽满心愤恨,眸光微闪,仍是惟将嘴角一扬,平心静气地问道:“即便如此,与我相较,你仍愿站他一方?你若与我合作,我自是保你不死,享尽富贵荣华。”

  二王子说道:“你来我府邸之前,不正是占卜问卦,所得卦象正是上上之卦,如今你又有麒麟在手,稳操胜券,又何必前来令我与你合作?”

  大公主则道:“你不会不知其中原委。”

  二王子听罢顿了顿方道:“你忌惮他?你尚还记得我尝与你言望鹤此人,深藏不露,知晓我长于谋划,遂欲我与你合计一万全之策?”

  大公主沉默颔首。

  二王子却并未如她所愿,惟将身子往后一靠,说道:“非常遗憾,我与你一样,并不了解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