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21(1/2)

加入书签

  血喷出,身子滚出老远。

  一旁朌坎见状,惨呼一声,手脚并用地爬起身来,奋不顾身地奔至三王子身畔,脑中不禁忆起不久之前一幕幕的画面,正是澧水之畔中土国大营之中,三王子为大王子重伤之景。眼中画面阴晴不定,与此时之景何其相似。彼时那刻骨铭心的愤恨之感,只如丝丝缕缕的黑色布幔,萦回缠绕,似是将要再度席卷心头。然此念不过转瞬即逝,此番朌坎未令此念蒙蔽心智,乃是强自镇定,从地上扶起三王子,躲避那麒麟。

  然将将蹲下身来,不提防那麒麟已调头奔来,其后尚还跟随着中土国大军。朌坎见状,既欲守于此处护卫倒地受伤的三王子,又欲立起身来持杖抵挡那麒麟,情急之下,难以决断,正不知如何解此燃眉之急。又觉身侧衣袖被拖拽牵动,朌坎转头望去,只见三王子还欲挣扎着起身应战,朌坎忙不迭伸手止住他道:“殿下!你伤势不轻,切勿乱动!此番换我保护你!”

  正说着,那麒麟已近在咫尺,那巨大的压迫感只如泰山压顶,朌坎正待拽起法杖应战,便见眼前人影一闪,一人挡在自己与那麒麟之间,正是云永。云永双手举戟,艰难撑住那麒麟踏下的前蹄,一面转头对朌坎说道:“大人快逃,殿下便拜托大人了!这里有我抵挡片晌!”

  此番不及朌坎答话,便闻一旁三王子勉力开口道:“如、如此……你当……如何脱……身……”

  云永闻言急道:“殿下休要顾虑属下,现下情形已是十万火急,属下愿拼却这条性命助殿下脱险!”言毕又亟亟转向一旁的朌坎令道,“大人快,只怕迟则晚矣!”

  朌坎听罢这话,不敢怠慢,便欲起身召唤坐骑,搀扶三王子骑上奔逃。不料那大公主隔着老远,竟瞧出他三人意图,随即驱使坐下应龙当空追来,又指挥大军包围而来。

  眼见三人势单力薄,便要身陷末路穷途,未想一支羽箭从空中划过,竟擦着大公主的鬓角飞去,若非大公主彼时稍稍偏了脑袋,怕是就此中箭。大公主为这暗箭骇得不轻,亟亟停下,转头四顾,搜寻那暗中射箭之人。而正值此时,便闻北面忽地传来万马奔腾之声,从隐隐可闻到越发接近、如雷贯耳。不多时候,便见夸父国大军驱象赶兕地奔袭而来,他们本便是巨人之躯,较中土国人高大勇猛,此番浩浩荡荡奔驰而来,不过眨眼之间便已奔至目前,越过朌坎三人,中间一队将那麒麟围在中间,弩箭如雨,对准麒麟一阵乱射,寻常弩箭虽难以伤及那麒麟分毫,到底将之逼退,将朌坎三人从铁蹄之下救出性命。

  随后又闻大地震动,一人驱象在身侧停下,三人循声望去,正是夸父国右都尉厘璧。那厘璧对三人说道:“闻中土国大军北上入侵我境,下官奉国主之命,特来打退外敌,营救三殿下!还请殿下向北而走,仍回我国境内暂避!”

  三王子闻言拱手称谢,随后朌坎召唤出大鹏鸟,在夸父国大军掩护之下,与云永一道搀扶三王子上了鸟背,鹏鸟展翅,仿若垂天之云,驮着三人向冀城而去。

  北上途中,朌坎一直施展疗治之术替三王子疗伤,待三人到达冀城,三王子伤势已然好转。之后便有宫人接应,将三人领至城中驿馆暂歇,厘琮又从宫中遣来太医替三王子诊视,只道是朌坎灵山神术,疗救得当,三王子性命并无大碍,此番只需服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