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16(1/2)

加入书签

  物,物亦是我。三王子周身真气流转,气息激荡,但凭周身气势,已将那干毒羽震荡开去,随即画戟飞旋,只如飞龙乘云,变化莫测。画戟一挑,打乱一鸩脚步,随即全力劈刺,一鸩毙命;又将画戟横挡,拦下一鸩之击,转身挫拉,一鸩归西;最后大力抄贯,力达戟尖,一击贯穿了最后一鸩。之后三王子并未就此罢手,随即驻足旋身,举戟横扫,戟刃过处,寸草不生,那跟随在三鸩之后袭来之群鸟,无不荡魂碎魄,灭影绝形。

  此间战毕,三王子方收势,重又转身向对面断崖飞去,待腾至那断崖之上,方从空中降下,双足落地,收了羽翼。不料此番双足将将着地,站立之处随即传来一阵剧烈的震动,只见这断崖之上山崩石裂,三王子险些站立不稳,急将画戟戟錾杵地,以支撑身体,只见那地面裂开之处……

  另一边,且说麒麟之阵外的朌坎,之前他为二蛇寻觅吃食而入了一方密林,爬上一株果树后,却不料树上果子引来周遭栖息的棕熊,那熊为捡食树上果实而摇动树干,将朌坎从树梢之上震落。朌坎腰身硌在石块之上,痛不欲生、难以动弹,干脆闭目装死,指望着棕熊不将自己当作活物,就此放自己一马。不料却觉那棕熊张开大口,对自己这方俯下身来,口中腥气喷了朌坎满脸。

  刹那间,朌坎只觉浑身痉挛,四肢僵硬,脑中情不自禁浮现出千般残暴、万种血腥的画面,似是下一秒便能被皮肉撕裂之痛贯穿,鲜血淋漓。心中哭丧着念叨:“殿下,我将在熊口之下英勇就义,再见不到你了……”

  未想正值此时,朌坎却觉面上触到一个湿热的软物,朌坎浑身一激灵,心下哆嗦道:“惨了惨了,那熊正用舌头品尝我的味道,待丫觉得顺口,铁定就此将我吃拆入腹!!”

  正如此心想,脸上触感又变,此番却是一粗糙柔软之物挨上自己面颊。朌坎浑身肌肉一紧,忍不住微微将双眼睁开一条细缝偷窥,只见那细缝上方,一只乌漆嘛黑之物正抬离自己面颊,同时又有一尖锐之物划过自己面上肌肤,原是那棕熊抬爪之时,指甲划破自己面颊,痛得朌坎龇牙咧嘴,又不敢就此痛呼出声,致令自己的伪装暴露。只得一面强自忍痛,一面小心提防着那棕熊动作。然就此这般将神经绷紧、悬于一线,紧张与疲惫遂一道发酵。或许不过是一瞬之间,然在朌坎看来似是过了许久,头上棕熊久久不见动静,令朌坎意识渐渐模糊松懈,他口中无意识地喃喃自语曰“殿下,你快些破阵出来……再晚些时候,怕是我入了熊腹,再不能与你相……见……”,就此慢慢沉入黑暗的深渊……

  且说三王子到达那断崖之上,甫一落地,头顶一干本对他穷追不舍之鸟便也尽皆退去。而刚至此处,便觉察此间萦绕着不同寻常的气息。此番他双脚尚未立稳,此间便忽地山崩地裂,那断崖中央的地面蓦地塌陷出一巨坑,从那坑中缓缓升起一巨人,土色晦气脸,三头六臂身。而随着那巨人现形,只见那巨人身后的地面,亦浮现出一光阵来,三王子见状便知端的,想必这光阵正是麒麟之阵的出口——参星。

  此番三王子不待那巨人开口,便率先招呼道:“敢问大人可是后土大神?”

  那巨人闻言不答,却是蹙眉打量三王子一回,说道:“吾乃后土,汝是何人?”

  三王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