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15(1/2)

加入书签

  中本安静栖息之鸟忽地尖声鸣叫,随后扑翅惊飞。朌坎见状,将挥舞之手停在半中央,心下纳闷自己这还未曾下手,怎的这鸟便已被惊起。只未尝想得明白,便闻一声猛兽的怒号清晰传来,震耳欲聋,仿佛近在咫尺。朌坎亟亟垂首一看,只见脚下的树干旁,不知何时到来一只棕熊,那熊正与垂首打量的自己四目相望,似是正为那树上浆果吸引而来。

  此番骤见这食肉的庞然大物现于身畔,朌坎骇得脑中一片空白,四肢瘫软,搭于那树梢之上瑟瑟发抖,一瞬之间似是回归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口中哆嗦道:“阿、阿巴,阿、阿蚺,这如何是、是好……我、我身上灵力所余不足一成……这、这是熊欸……”哆嗦半晌方才后知后觉地忆起熊大抵不会上树,不若自己便躲在树上,熊尚且够不着自己。

  不料未及抱稳枝干,树下那熊便抬起一双前肢,猛地拍打着树干,朌坎本便手脚瘫软,立之不稳,被这一阵摇晃,便就此从树梢之上跌了下来。朌坎后腰正巧被硌在石块之上,痛袭全身,只觉四肢移位、难以动弹。拼却老命抬起下颌,登时只觉头顶有腥热的浊气兜头喷来,朌坎讪讪地仰头望去,视线之中现出一张长嘴宽脸、满面粗毛的棕熊的脸。见罢此景,朌坎骇得手足抽搐,只觉头皮一阵阵凉意袭来,浑身血脉逆流,下意识蹬腿刨手地往后挪动,不想却是再度被腰后的石块尖角硌了一回,登时痛得手脚僵直,再难挪动分毫。

  斯须之间,朌坎只觉绝望如黑暗弥漫,眼前似是瞧不出丝毫光亮。下意识转头四顾,却见跌在自己身畔的二蛇已是将白肚一翻,打定了主意装死。朌坎只觉怒气冲冠,只道是这俩贪生怕死、毫无良心之蛇,危机关头何尝念及自己这一主人分毫!然思及于此,却又转念一想,说到装死,据闻熊不主动攻击人类,装死岂不正是办法?

  此番朌坎索性将心一横,壮着胆子将双眼一闭,装死到底。实则惧意弥漫,周身寒毛疯长,冷汗直冒,暗地里发动全身上下所有感官提防着头顶那庞然大物的一举一动。正值此时,只觉那熊凑近前来,张开大嘴,口腔的热气扑面而来……

  作者有话要说:

  文里两个拼音的汉字莫名其妙显示不出来,只得用拼音替代:

  第138章 壹叁捌 大破戟阵

  上回说到三王子展翅腾于空中,对准深渊对岸的陆地飞去,将将斩杀三只di鸟,却又闻雷鸣般的禽鸣传来。三王子抬首定睛一看,只见天空之中各式凶禽遮天蔽日、密密麻麻,仿佛一阵飞禽之雨。

  见罢此景,三王子心中咯噔一下,不自觉拽紧手中的句芒神弓,忖度神弓虽威力非凡,然亦难敌这铺天盖地之敌。念及于此,三王子复又忆起之前自己突破白虎之阵之时,亦尝遭遇这般飞禽群起而攻之之状。彼时自己正是借此突破剑术之限,以第三重剑法——剑舞飞花应对,方破白虎之阵。此番遭遇与那时如出一撤,惟一不同之处在于此乃戟之阵,需以戟法应对,方为破解之道。而这群鸟若以弓箭对付,只如杯水车薪,应接不暇;若是以戟攻之,身为百兵之魁的长戟,正是六兵之中,近身作战之中攻击范围最大之兵器。彼时自己手持双剑破阵,以双拳敌万敌尚且未落下乘,此番手持自己最擅长之兵,又如何能输?

  主意既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