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2(1/2)

加入书签

  又发颤着对三王子说道,“记得殿下曾言我若有失,‘不拘是天涯海角、碧落黄泉,亦会将我夺回’,如今寻来此处,便是为……”

  三王子揽住朌坎之首,对曰:“既已承诺,必守一生。彼时你命丧我手,我又如何能放任你不管不顾……”

  朌坎闻罢这话,无语凝噎,感动得无以复加,复又将那句老话掏出来说道:“殿下,我要以身相许!”

  三王子闻言,只是忍俊不禁。之后他又瞥见那山脚之下正涌来许多青面獠牙的鬼差,三王子随即敛下面上笑容,说道:“看来我劫走你之事已惊动了森罗殿,我二人需立即寻路离去,迟则生变!”言毕,三王子打了个响哨,随后便闻一阵飞禽飞翔扑翅之声,一只一头三身的怪鸟便从空中降下,正是鸱鸟。

  三王子遂对那鸟命道:“在前带路,我们需前往六道轮回方可出去。”

  那鸱鸟得令,随即扑翅而去。三王子亦揽住朌坎,展开风雷之翼,跟随其后,就此飞过奈何桥去,绕过了轮藏,来到那六道轮回之所。桥头的孟婆抬头仰望暗夜之中划过天际的“飞禽”,面上露出笑容,心下暗忖:“此世间万千生灵皆难逃宿命,最终归处无不是这轮藏之井;若得一日,终有一人能跳出轮回,逃脱宿命,大抵亦是喜事一桩罢……”

  他二人下了地,只见不远之处的轮藏井边,熙熙攘攘奔走而来的,无论是那达官贵人抑或是贫民白衣,乃至于飞禽走兽与魑魅魍魉,最终皆是平等地共入轮回,各行其道,这怕便是造物主对众生最大的仁慈了罢?他二人立于此处感叹一回,朌坎方又转向身侧的三王子问道:“殿下,如今我们当如何是好?”

  三王子则道:“我已打听过了,若欲出去,必与众灵一道走这六道轮回。”

  朌坎闻言,随即转头望向那六道,只见这六道分别为神、人、魔、地狱、饿鬼与畜生道,朌坎见状对三王子笑曰:“依殿下这般能耐,哪里还是区区的人与魔,分明是烛阴再世,此番殿下怕是要走神道,方能出得去”

  三王子闻罢此言却是摇头对曰:“此番当走人道。可知烛阴身死,其气分阴阳,精化诸神,神复又仿己身模样造人。人作为这方大陆最为坚韧与智慧之灵,乃是宇宙洪荒自诞生以来所生最大之奇迹。彼时烛阴神识修炼千载,亦不过只为化人,若他尚在人世,想必对人这一生灵,亦是注情灌爱。而我非为烛阴,永远只为身为人而自豪。”

  朌坎听罢这话,只觉感慨万千。不提防身侧三王子已携了自己之手,拉上他大踏步入了人道之门。

  再说此番奇肱奇股二国与中土国边界,正是两国大军集结,局势紧张,战争一触即发。二王子兵分两路,从南北两方向西面接壤的奇肱国发动攻势。且率先只命手下大将统率枭阳厌火大军作那先锋,待二国之军破除奇肱奇股二国防御,中土国大军方紧随其后,乘胜追击。

  不料攻势一经发动,本还井然有序的一干枭阳厌火国人忽地停滞不前、不服指挥,本是其中一两个人以一阵中土国人听不明白的枭阳、厌火国语起哄,随后便一传十、十传百,皆挡在大军行径道路之上不欲挪动。中土国将领见事情出了茬子,便欲从中揪出那最初闹事之人。未想此举一出,更是激起了枭阳厌火二国之人的反抗之心,二国之人于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