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0(1/2)

加入书签

  懵懂不知去向,如今却如拨云见日一般,大喜过望,亟亟拱手问道:“多谢大神指点,在下铭感在心!还请大神明示,在下当如何行事?”

  便见那神荼伸出一手,暗运灵力,召唤出一鸟,生得一个脑袋三个身子,对三王子说道:“此鸟名鸱,乃幽冥世界灵魂之引渡者,可引汝通过雁门、进入幽都。幽冥世界自古有去无回,汝虽可出幽入冥,一旦入了此境,亦需自行寻觅出路,汝且好自为之。”

  话音刚落,那二神随即消失不见。三王子本欲伸手接过那鸱鸟,不提防却见那鸱鸟竟忽地逞凶,伸出两只利爪,从天而降,向三王子猛地袭来。三王子见鸱鸟来势汹汹,只得就势举剑一挥,挡开那鸱鸟,小心翼翼,不敢较真,恐就此伤它分毫。只那鸱鸟见一击不中,复又调转身来,此番则伸出那尖长利喙,垂首向三王子一阵猛啄。三王子足下轻点,运起轻身之法避之不迭,一面心下寻思应对之法。

  倒是一旁的云永见状,心中恼怒,口中嗔道:“此二门神既有心相帮,又何故放出这等凶悍不明主儿的畜生与人添乱?!”说罢便欲上前助三王子一臂之力。

  三王子闻罢云永之言,心下顿悟,暗忖据闻这鸱鸟乃传闻中威猛与胜利的象征,惟真正能征服它之豪杰勇士方可为其之主。念及于此,三王子随即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面对那鸱鸟,高擎手臂,将臂上的玄冥神弩对准那迎面袭来的凶悍之鸟,随即一箭射去,那弩箭宛如电光石火一般破空划过,从那鸱鸟的利爪一旁穿行而过,将将划破那鸱鸟血皮,随后直直扎入鸱鸟身后的树干之上。这边三王子则手持那箭尾拖拽的绳索,顺手一摆,绕着那鸱鸟双爪一套,接着一拉一收,便将那鸱鸟双爪捆缚了个严实。那鸟还欲挣扎,被那绳索倒吊着,挣脱不能,终是尖利鸣叫一声,偃旗息鼓,再不作妖。

  ……

  另一边,却说朌坎阴魂于枉死城中服刑期满,出了城来,本该随众鬼一般往这奈何桥上过,投入轮藏之中往生。奈何胸腔之中却凝聚着一股执念,令他即便酷刑缠身,将自己姓甚名谁皆已忘却之时,亦未忘记自己此来,是为等候一人。

  那阴魂流连于忘川之畔蒿草丛间,三日三夜,不曾想过就此往轮回井边而去。人人皆道人一闭眼万事休,既是阳间寿命已尽,此生便已了然,何不投胎转世从头再来。然而朌坎阴魂隐隐却觉自己心事未了,断不可就此循众生步入轮回。正值此时,便闻耳畔忽地传来一个声音,那声音听来分外年轻,只如一妙龄女子,在问自己为何徘徊不前。

  听罢此问,阴魂脑中顿时闪过许多片段,是灵山之上巍峨伫立的登葆祭台,是六巫神殿之中俯瞰大地的女丑神像,是豫城郊外尸横遍野、血流漂杵的人间惨状,是自己对面拈弓搭箭、神情悲戚的俊朗青年,这些记忆碎片裹挟在一起,汇成一股洪流,将自己尽皆吞没。而彼时自己为仇恨与绝望遮蔽双眼,进而召唤出上古凶神蚩尤,蹂躏人间;自己是巫咸国灵山之巫,名唤朌坎。

  见自己不答,身后的女子再次出声问道:“吾闻汝从枉死城中而来,可知汝前世罪孽深重,来到这幽都,亦是严刑峻法,深受磨难。至此终盼得苦刑期满,何不抛却这前尘烦恼与悔恨,饮下忘忧之水?汝心中有何执念不舍,令汝徜徉于此孤魂野鬼之间,不欲轮回投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