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87(1/2)

加入书签

  忙命宫人请入,只见这充作使臣之人正是女子国左将军风惠香,待礼毕,开口便道明来意:“鄙国国主已知贵国之急,中土国虎狼之师压境,鄙国愿与贵国联合,齐力共抗中土之军!”姬孟陬闻言,大喜过望,只如得贵人雪中送炭,随即与之商议对策。

  且说何以这当事的奇肱奇股二国将将起意,未及行动,这女子国便已派出使臣前来相助,还需从头说起。

  彼时朌坎因蚩尤之事身故,中土国国主亦因此事命丧,王位随之更替,此番除却二王子、四王子等有望继任王位之人注目于继任之事之外,尚有别国有心之人留意此事,正是女子国。彼时正值诸人将王位继任人选对准二王子、四王子之时,女子国国主风凌霄已暗中起了争夺王位之意,意欲就此扶持具有本国血统的三王子继任这大陆盟主之位,如此便可为本国谋得最大利益。只念头虽起,当真实现却分外困难。中土国素来以血统纯正为尊,三王子身为外族和亲之后,血统与其余王子相较,便落了下乘,王位便是几经辗转,亦断不会落入他之手。

  彼时风凌霄召集心腹之臣商议此事之时,众人无不抱此念想,惟风凌霄冷笑说道:“诸位只知顺势思维,却不知反其道而行之。”

  这风舜英因素来与风凌霄相好,遂最知国主之心,听这话说得蹊跷,随即开口问道:“还请国主赐教,何谓‘反其道行之’?”

  风凌霄随即对曰:“中土国王位之事虽为该国内部之事,然中土国国主同时又是大陆诸国盟主,这盟主之位便并非单为他家内部之事了,与我大陆诸国皆有干系,遂人人皆有主意。”

  一旁风香玉心思最为活络,闻罢此言,率先接口说道:“国主之意莫非是我等此番可从这盟主之位做那文章?”

  风凌霄听罢对风香玉颔首道:“不错,香玉之言正是寡人之意。七弟较我等所盼更有能耐,大抵姨母在世,亦未尝能料到今日之状。他虽面上总道对宗主国王位无甚念想,如今更是一心坠入情网,只欲复活朌坎大人,然他的‘无心之举’却较他族中任何一位王子令他自己离这盟主之位皆要更近一步。”

  众人闻言,各自陷入沉思。

  说到此处,风凌霄顿了顿,伸手端起案上的香茗呷了一口,方才接着说道:“七弟自为他王兄派遣离国出海伊始,寡人便已留意他之举动,方知这些年来,他之足迹几近遍布大陆主要大国:东到东海氐人国,替他国破除结界,另遣新居;南至我国,为我国解除北境兵戈之灾;与西南奇肱、奇股二国交好,作中间调停,更与巫咸国实权巫祝朌坤大人之徒相互许为挚爱;西至臷国、羽民国,更为羽民国觅得新都;如今他身居北地,正为解救枭阳、厌火二国之民为夸父国寻觅勇士……”说到这里,只见风凌霄嘴角弯出一缕轻笑,“话说自烛阴身化大陆万物以来,除却宗主国之祖轩辕帝并首任大陆盟主云丙,对于大陆诸国之牵连影响,还有谁能较七弟更大?岂非正是天降盟主之位于此人也?此番真乃天助我族,终有身怀我族血统之人君临大陆,正是我族大展宏图之时!”

  众人闻言,无不恍然大悟,狠赞一通。风凌霄又接着道:“不仅如此,七弟为解诸国之祸,已多番破除各地的六兵之阵,又以神兵消除各方之结界。虽说这结界一除,致令我等小国暴露于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