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84(1/2)

加入书签

  殿下行事光明磊落,前来我国并无不轨之图。国主明鉴。”

  这厘琮闻言,方才恍悟彼时头回于殿上目见三王子之时,便觉此人隐隐与云丙仿佛,原来不单因了此人着装打扮依照中土国一般,还因云丙本便是此人之祖之故。念及于此,厘琮方又放松面上神色,口中说道:“三殿下果真不凡,寡人彼时便觉殿下酷肖其祖,有其遗风,冥冥之中正合殿下身份。无怪乎此番能成此大事,殿下破除玄武之阵,救出厘瑱,倒是鄙国欠殿下一个人情。”

  三王子亦知厘琮对自己身份之顾虑,随即对曰:“国主勿忧,在下此来,惟为寻找进入幽都之法,待在下达到目的,即刻离开贵国,绝不多扰。”

  彼此客套一回,厘琮又问:“厘琛命丧之事亦是大抵清楚无疑,只殿下曾言厘琛命丧之事乃是厘瑱失踪之因,此乃何意?”

  三王子闻言,不答这话,却是转身面对一旁的厘瑱说道:“这便要请教厘瑱大人了。”

  ……

  第120章 壹贰零 无悔之择

  直至亲眼目见那布包之中的木雕与纹石,厘瑱方才明白这些年来皆被自己忽视的真相,如今亦已随着其主之死,而被永远携着去了另一世界。此番他一手拿捏着那被污泥玷染的勇士勋章,一手掇着那包着木雕纹石的布包,只觉双手竟有千斤来重,人生之中头回隐隐了悟追寻之理想与平凡的幸福之间,隔着难以逾越的横沟……

  依稀还记得他兄弟二人初见厘瑷之时,身侧厘琛的表情,流露出与自己一模一样的惊艳,只是待自己细细觑瞧之时,那表情却只如昙花一现那般,转瞬即逝,以至于令自己以为,那个惊艳的神情,不过是自己一时眼花的错觉。之后待他三人来往日密,感情日深,厘瑱亦偶尔目见厘琛以一种令自己看不懂的目光注视着厘瑷,其中满含的纠结与挣扎。待到此时,厘瑱方才恍悟,这作哥哥的心里,早与那时的自己一道,喜欢上了这邻家新迁来的姑娘。只是这情感的火苗甫一升起,便为他浇灭于心上,并非因了自己这作兄弟的亦心仪这姑娘的缘故,便是彼时这姑娘无人垂涎,他亦不会迈进一步,只因他较任何人皆要明白,踏上成为勇士之路的自己,已经没有未来……

  彼时的厘瑱尚不明白,立于冀城中央的夸父神像,到底意义为何。先祖夸父,自踏上逐日之旅伊始,便只为部族而生,再无个人,追逐金乌,向东而行。这一行程,自古皆是有始无终,再无回头之日,直至葬身海外。遂在此之后的每一位继承他遗志的勇士,为族人将名号镌刻于牌位之上,供奉于祖庙之中,世世代代缅怀参拜。因而每一位勇士,当他接过夸父之杖之时,便意味着他放弃小我,成为夸父称号之继承人,他没有妻儿,亦无后代,只为追寻族人理想,孤独踏上永不往返之征程。

  正因如此,彼时第四场对决,他二人比试之时,厘琛方才会对自己道出那话,望着跟前与他一道追寻勇士理想的自己,一边是唾手可得的理想,一边是正待与自己共度余生的心上人,故而他才道出自己一无所有,已将余生全部赌于勇士理想之上,断不容自己抢占。何况他已比自己更为清楚,若他一旦踏上勇士之路,此生便再无与意中人相守之可能。

  此乃别无选择的不归之路,以个人幸福换取

章节目录